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2017-04-08 06:46:41|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飞船与航天飞机之争

   1980年5月18日至21日,中国向太平洋海域发射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获得成功。

    两年后的1982年10月,我国又首次成功进行了发射运载火箭的飞行试验。

  1984年4月初,“长征3号”运载火箭把我国第一颗试验通信卫星送入地球同步转移轨道。这一试验通信卫星成功定点赤道上空后进行了通信、广播、电视传输试验。

  这三次新的成功,表明中国空间技术的巨大进步,表明中国发射载人飞船的技术条件已经日臻成熟。

  进入20世纪80年代,钱学森已经步入古稀之年。他从第一线退了下来。

  1986年4月1 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笫六届全国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增选钱学森为副主席。两个月后,中国科协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1986年6月27日一致选举钱学森为中国科协主席。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身居二线的钱学森,用他丰富的经验和渊博的知识,仍为中国的空间技术研究贡献力量。他念念不忘的是“两弹一星”之后的未竞之业—中国的载人航天事业。

  1986年春天,王大珩、王淦昌、杨嘉墀、陈芳允4位科学家写出《关于跟踪研究外国战略性高技术发展的建议》,送到邓小平手中。四位科学家把载人航天也列入建议书中。3月5日,邓小平在这封信上作了批示:“这个建议十分重要,请找专家和有关负责同志,提出意见,以凭决策。此事宜速作决断,不可拖延。”

  根据邓小平的重要批示,制定了《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纲要》。这个高技术发展计划,后来被称为“863计划”,以纪念邓小平在1986年3月的重要批示。

    “863训划”涉及七大领域,其中第二领域的主题项目是:“大型运载火箭及天地往返运输系统、载人空间站系统及其应用。”国家拨款50亿人民币,这两个系统工程有联系,但是各有使命。大型运载火箭及天地往返运输系统的代号为”863-- 204”,载人空间站系统及其应用的代号“863-205”。

  这样,载人航天工程再度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载人航天的锣鼓重新敲起来。

    一场激烈的争论也就随之而来。钱学森理所当然地关注这场大争论,但是他毕竟已经退居二线,不便直接参与这场论战。何况钱学森在航天科学界处于一言九鼎的地位,他不愿轻易表态,充当裁判员,而是让专家们敞开思想进行大辩论。

  争论什么呢?

  引起争论的是"8b3-204"中的“天地往返运输系统”。也就是说,用什么运输工具往返于天地之间?

  “天地往返运输系统”有两种可供选择: 一是飞船,  二是航天飞机。

  不论足苏联还是美国,最初宇航员飞上太空,都是乘坐宇宙飞船?苏联第一位宇航员加加林,乘坐的是“东方-l号”宇宙飞船,而美国第一位宇航员格林乘坐的是“水星号”宇宙飞船。    

    后来,苏联研制成功“联盟号”系列宇宙飞船,而美国则研制成功”阿波罗号”系列飞船。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1964年开始,美国着手研制新一代“天地往返运输系统”.即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于1981年4月首飞成功。

    苏联从1967年开始研制航天飞机,“暴风雪号”航天飞机于198811月首飞成功。

美国总共制造了6架航天飞机,飞入太空的航天飞机有5架,即“哥伦比亚号”“挑战者号“”发现号“”亚特兰蒂斯号“是奋进号”,苏联先后试制了5次航天飞机,但是飞入太空的航天飞机只有1架,即“暴风雪号”,而且只飞了一个架次。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1986年那个岁月,正世界世界航天飞机的黄金时代,给了中国专家们以探刻的影响。美国在实现载人登月之后,放弃了飞船的研发,而着重发展航天飞机。日本提出了要研制“希望号”航天飞机,欧洲也着手研制航天飞机……在世界上的航天飞机热潮的推动下,主张中中的“天地往返运输系统”走航天飞机之路的呼声甚高。力主航天飞机着不无道理:从飞船刮航天飞行,是一种技术上的进步。飞船是一次性的运载工具,而航天飞机具有可以重复发制、运载最大等宇宙飞船不可比的优越性。当时,虽然有航天专家王希季院士主张中国应当首先发展宇宙飞船,但是这种声音相当微弱,几乎一边倒的意见中国应当走航天飞机之路。王希季部回忆说:  “当时,美国航天飞机取得了巨大的轰动,所以国内主导意见是上航天飞机。字宙飞船开始根本排不上号。”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863-204”专家组在1987年4月发布了《关于大型运载火箭及天地件返运输系统的概念研究和可行性论证》的招标通知。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各竟标提出了1 1种技术方案。“863-204”专家组筛选出6种方案,要求他们在19886月底前,完成技术可行性论证报告,以便进行评审。

   在这6种方案之中,5种方案是航天飞机,足见当时航天飞机之热。这5种航天飞机方案是:

  航空航天部一院一部提出的“天骄一号”小型航天飞机方案;

   航空航天部上海航天局805所与航空部604所共同提出的“长城一号”航天飞机方案;

   航空航天部北京11所提出的“v一2”两级火箭飞机的方案。

  航空航天部601所提出的”H-2“粉天飞机方案;

  航空航天部601所提出仿制法国正在研究的赫尔墨斯小型航天飞机。

  唯一主张试制宇宙飞船的是航空航天部第五研究院508所,航空航天部第五研究院,即现在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前身。

  1988年7月20日至31日,上百位航天专家齐聚哈尔滨,对5种航天飞机方案进行综合、比较。

    1989年8月,航空航天部火箭技术研究院高技术论证组致函国家航天领导小组办公室,认为“航天飞机方案”大大优于“飞船方案”,指出:

    载人飞船作为天地往返运输手段已经处于衰退阶段,航天飞机可重复使用.代表了国际航天发展潮流,中国的载人航天应当有一个高起点。搞飞船做一个扔一个,不但不能争光,还会给国家抹黑。    

  国家航天领导小组办公室在向中央报告时,把报告复印了一份,送呈钱学森,征求意见。

  本来,已经退居二线的钱学森,不便发表意见。这时,既然征求他的意见,他也就拿起笔,在那份报告上写了一行至关重要的字:  

  应将飞船案也报中央。

  短短9个字,在航天飞机的主张占压倒优势的情况下,清楚地表达了钱学森的意见。钱学森所说的“飞船案”,也就是航天部第五研究院508所提出的载人飞船方案。

  在中国,不论是对于宇宙飞船还是航天飞机,最了解的人莫过于钱学森。

  1966年3月底,在钱学森的主持下,国防科委召开了会议,制定了中国载人航天以及研制宇宙飞船的发展规划。根据这一规划,后来着手研制中国的”曙光号“飞船。只是由于“文革”的干扰,才使“曙光号”飞船流产。

   对于航天飞机,钱学森更是早在1949年12月,就在纽约召开的美国火箭学会的会议上,提出实现洲际高速客机的蓝图。钱学森说,将来可以设计出一种“火箭客机”,形状像一支削尖的铅笔,自纽约垂直起飞后,到达洛杉肌的飞行时间将不到1小时。钱学森所提出的这种把火箭与飞机结合起来的“火箭客机”,也就是后来的航天飞机。

   正因为这样,2008年1月6日美国《航空》周刊亚太区主管BradkyPe在该刊发表的《钱学森为中国太空事业奠基》一文指出:

  1949年,钱阐释了他关于太空飞机的想法——一个有翅膀的火箭——被确认为是20世纪50年代晚期的戴那-索尔项目——太空飞梭之祖一的灵感来源。

 走近钱学森(一一七)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所谓的“太空飞梭”,出就是航天飞机。

  其实,就庄“航天飞机”这一中译名,也是钱学森最早确定的。钱学森依照”航海”“航空”,延伸出“航天”“航宇”的新概念、新名词。“航天员”“载人航天”“航天飞机”以及”航天部”“航天局”,都是根据钱学森提出的“航天“一词衍生出来的。

  前文还曾经提及,1979年笔者导演的影片《载人航天》(《向宇宙进军》的第三辑)结尾处,一架中国航天飞机喷射着耀眼的火焰,飞向太空深处。这架中国航天冰机当时是用模型做成的,在特技摄影棚里拍摄完成。钱学森布审片时看到这个镜头,会心地笑了。

  对于飞船和航天飞机都最为了解的钱学森,当然深知航天飞机的可队重复发射,运载最大等优点,但是钱学森从中国的国情出发,认为中国当时连大飞机都不会制造,而航天飞机是由200多万零件组成的高度复杂的航天器,非中国当时的科学技术条件所能企及,更何况研制航天飞机需要巨额资金。钱学森认为,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载人航天应走飞船之路。飞船是一种经济、技术难度都不很大的运输器,而且中国已经熟练掌握返回式卫星的回收技术,可用于

飞船的回收,所以研制飞船符台中国的国情。钱学森指出:“假设要人上天,第一步可以是这样。如果说要搞载人,那么用简单办法走一段路,保持发言权,是可以的。”也就是说,他主张“用简单办法”,即飞船方案。钱学森的主张,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量力而行,因己制宜。”

    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末的飞船与航天飞机之争,并不仅仅是科学技术问题,而是关系到中国载人航天事业能否迅速而稳健发展的大事。载人航天工程,是“两弹一星”的继续,是足以跟“两弹一星”相提并论的国家级的重大科研项目。钱学森说:“这是国家最高决策。在20世纪50年代要搞‘两弹’就是国家最高决策,那也不是我们这些科技工作者能定的,而是中央定的。”正因为这样,在请中央决策的重要关头,钱学森主张“应将飞船案也报中央”。

    受航空航天部的委托,庄逢甘、孙家栋主持召开“航天飞机与飞船的比较证会”,以求决定在航天飞机与宇宙飞船两者之中择一而行。

    在这次比较论证会上,航空航天部北京空间机电研究所高技术论证组组长李颐黎作为裁人飞船方案的代言人,作了重要发言。

    李颐黎是钱学森的第一代弟子,1935年出生,195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此后在钱学森指导下,长期从事火箭、卫星和载人飞船系统的设计与研究。

    李颐黎指出航天飞机之路不适合中国同情:

    欧洲发展小型航天飞机凭借的是航空技术优势,而我国航空技术不具有优势。欧洲小型航天飞机这条路尚未走完,技术风险大、投资风险大、研制周期长的弊病就已暴露出来了。

美国有钱,他们有4架航天飞机.每架回来后光检修就要半年时间,美国的航天飞机飞行一次就得4亿5亿美元。  

俄罗斯也有3架航天飞机,其中-架飞过一次,另一架正准备飞,还有一架是试验用的。因为没钱,现在也飞不起了、

欧空局研制的”赫尔墨斯号”小型航天飞机也是方案一变再变,进度一拖再拖,经费一加再加,盟国都不想干了,最后只好下马。

基于上述原因,我认为,从国情出发,绝不能搞航天飞机!

经过仔细的比较和论证,这次“航天飞机与飞船的比较论证会”上,专家们逐渐取得共识,中国的载人航天从载人飞船起步。

1990年5月,“863-204”专家委员会最终确定了“投资较小,风险也小,把握较大“的飞船方案。

1992年1月8日,中央专门委员会召开第五次会议,专门研究发展我国载人航天问题,会议决定:

从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诸多方面考虑,立即发展我国载人航天是必要的。我国发展载人航天,要从载人飞船起步。

中央专门委员会的决定,为航天飞机与飞船之争画上了句号。

1992年9月2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十三届常委会第195次会议讨论同意了中央专委《关于开展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正式批准实施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如同钱学森所言,这是“国家最高决策”。从此中国的裁人航天走飞船之路,成为”国家最高决策”。

1992年底开始,中国的载人飞船工程投入正式研制。这是国家级的科学工程,与“神威”高性能计算机、“神光”高能激光等并列,以“神”字开头,命名为”神舟”载人飞船工程。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