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一三四)  

2017-04-25 05:40:54|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钱学森的“再传弟子”

  像钱学森当年热情培养了戴汝为等诸多年轻学者那样,戴汝为至今已经培养了70多名博士和硕士。在采访戴汝为院士之际,他特地介绍了他的学生尹红风。尹红风往返于北京和美国旧金山硅谷之间。那天,尹红风正好在北京。戴汝为院士打电话,请来了尹红风。

  一位穿黑色圆领长袖T恤的年轻人,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大约是走热了,他捋着双袖。他便是尹红风博士,美国耶宝(Yebol)公司总裁。人称尹红风是钱学森的“再传弟子”,这不仅仅由于戴汝为是钱学森的弟子,而尹红风是戴汝为的弟子,更由于尹红风的成长直接得到了钱学森的指点。

走近钱学森(一三四)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尹红凤说,他受到钱学森的深刻影响,是在1986年,那时伊红凤22岁,正在华中工学院信息系读硕士研究生,研究人工智能和模式识别。有一天,他在实验室里偶然看到一本署名钱学森主编的《关于思维科学》的小册子。这本由上海人民山版社1986年出版的书中,共收录19位学者的24篇论文,其中钱学森的文章6篇。在这本书里,钱学森提出人的思维是有规律的,可以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思维科学是可以成立的。钱学森指出,思维可以分成“抽象思维”  (即逻辑思维)、  “形象思维”(即直感思维)和“见感思维”(即顿悟思维)这三个部分。钱学森特别强调要在形象思维研究方面有突破。钱学森还认为计算机模拟技术是研究思维的有效工具。

    钱学森在《关于思维科学〉中,还特别对年轻人寄干厚望:

    物色人选建立核心的思维科学力量将是很不容易的事。这个核心力量还必须是中、青年的科技人员:这主要是因为他们要工作到二十一世纪才能交班。因此,现在他们应该是三十多岁到四十多岁的人,为了能在思维科学的创建中.这批人能相互了解,交流讨论学术,过到基本一致的学术思想而起到核心作用,每一个成员的知识面又必须广阔。这是又一个条件。此外还有第一个条件:要有阅读外文的能力。这对建立思维科学新学科也是非常重要的。

钱学森的文章,给了年轻的尹红风以极大的启示和鼓舞。

尹打风谈起了当时给钱学森写信的经过:“自己的思路一下子被打开,几于

[1]2010517日下午,叶永烈在北京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采访戴汝为院士和他的学生尹红风。

几夜反复思考文章中问题,怎样去实现形象思维?突然想到形象思维应该用一种网络结构来实现,也想通了三种思维之间的关系,从而建立了一个思维的结构模型和理论,根据这些理论和钱学森的研究,我看到当时日本的智能机计划是一个不可能成功的项目。这些结果使我非常兴奋,就把这些想法写了一篇《论偶氮染料人类思维及模拟智能〉的稿件,并给研究室一位参加过钱学森思维科学研时会的副教授看,但迟迟没有回音,当时我的导师知道我研究思维科学也不满。后来我就放胆把稿件寄给钱学森,并在附信中提到自己研究的压力。后来那位副教授说他接到钱学森的来信,说我给他去信并谈到自己的压力。随后,就给我安排研究室报告我的研究,我现这不是一个报告会,而是一个批斗会,我刚讲几句,导师就说,钱学森可以空想,你一个学生凭什么空想?然后气愤离击,会议不了了之。后宋我就下决心要到国内学术最好的导师那里做博士生。

  尹红风知道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戴汝为教授是钱学森高足,于是在1987年考取了戴汝为教授的博士研究生,开始和刘迎建(汉王科技总裁)一起做汉字识别研究。

  尹红风回忆说:  “当时王珏从美国回来带来一篇美国关于人上神经元网络的论文,我看后非常震惊,我几年前关于形象思维设想是完全能够用严格的数学模型来研究和用片j计算机来模拟的。戴老师也马上让我转到人工神经元网络的研究,并很快有了新的突破,我也把几年前写的《论人类思维及模拟智能》重新充实修改,增加到4万多字,戴老师就拿给钱学森看。钱学森将稿什逐字逐句修改,更令我惊讶的是,文章后有些参考文献我是从其他文章的参考文献中直接抄写来的,钱学森却逐个查了参考文献,连最微小的差错都能发现修改,可见他是何等的严谨。”

    《论人类思维及模拟智能》是尹红风在戴汝为指导下写成的,署名”尹红风,戴汝为’。

  尹红风把钱学森于1989514日写给戴汝为的信的复印件送给了笔者。钱学森在信中写道:

59日信及大作稿《论人类思维及模拟智能》均收到。洋洋四万余言,可谓大观!所论问题十分重要,应写成为一篇划时代的经典性文章。所以我在下面提供几点看法,供尹红风同志和您参考。。

钱学森的回信,写满四张信纸。钱学森建议删去标题中的“人类”两字,幽默地说:“有思维的还有不是人的吗?”因此,后来论文发表时,标题改为《 论思维及模拟帮能》。

  钱学森所说的“应写成为一篇划时代的经典性文章”,是对《论思维及模拟智能》一文的高度评价。

  按照钱学森指出的问题,尹红风在导师戴汝为指导下反复修改了《论思维及模拟智能〉一文,发表于《计算机研究与发展》杂志1990年第4期上。

    1996年尹红风赴加拿大Cordia大学学习,1997年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此后他转到美国加州硅谷的一家半导体公司工作。后来他在雅虎最核心的部门工作,整日在全球最大的数据平台上滚爬摸打,经历了从项目开发直到产生显

著经济效益的完整过程。到了2007年,尹红风认为本应做得很好的雅虎在企业发展方向上出了问题,于是他离开了雅虎。2008,尹红风创办了Yebol(耶宝)公司。

    尹红风说,Yebol基于知识的搜索,从根本上改变了搜寻结果的显示方式。Yebol可以在传统显示10个链接的页面上,显示上百条经过分类的链接。这就大大减少了用户查找目标信息的时间,同时也给用户提供了丰富的浏览渠道。

    尹红风奔走于中美之间。他正在北京组建Yebol研发团队,招募软件工程师。

  这位钱学森的“再传弟子”,强调要“认真、深入、严格”研究钱学森的思想和理沦,尤其是钱学森晚年的研究成果:

    钱学森晚年的研究对世界科学和技术的贡献完全有可能超越早年在美国的成就和对中国航天的贡献。因为在美国的研究他毕竟只是先驱者之一,导弹虽对中国有巨大意义,但是在美国和苏联之后做出,在世界范围内意义又是另外一个层次。

    中国科学界的研究主要是追随国外研究的潮流和热点,即使是钱学森提出的思想和理论,也很少有人愿意认真、深入,严格地进行真正的研究探讨。另一方面,一大批不具备基本科学研究素质的人,把他看得等同于科学和真理,对他提出的任何思想和理论不进行深入科学研究,盲目跟从和起

哄,把科学变成迷信。不论他有多大的成就,也不能把他看成超越真理,否则就会受到真理的惩罚。这一切造成钱学森晚年研究的成就没有被充分地认识.没有完全发挥出他对世界科学应有的巨走贡献。

    科学是认识真理、发现真理的工具之一,不是真理本身,因为真理是永恒不变的,科学在不断发展修正,真正的科学精神是对真理的执着、热爱和崇拜.而不是对科学的崇拜,更不是对科学家的崇拜。从五四以来至令,科学在中国被推到至高无上的地位,从而形成对科学的崇拜,这才是对科学精神的背叛,这才是中国科学发展的最大禁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