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吴兴溇港文化史(二十二)  

2017-04-23 06:47:49|  分类: 吴兴溇港文化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港水利文献

   吴兴港兼有分流泄洪和灌溉良田两大功能,因而圩田切相关,甚至合二为一。在太湖流域,治先治水,冶水必治田,如晋水和年间吴兴郡太守股康发民开获塘,导引东、西苕溪水.长一百二里,堤太湖水,塘浦圩田起源于战国时期的屯田,经汉、的发展,五代国时期,设都水营田司,部署“撩浅

”,早则运水种,涝则引水田,浦吁田形成制度,港之作用在客观上得到充分体现。北宋时期,港的疏浚理引重视形成横纵漤体系。港水利事关国代吴兴文人、学者,论位居庙堂,还是身处乡无不亲历考察,潜心研究,实事求是,直利害宝儿年瑷办“湖学”,经学治事并重,明用,设立水利专科“水利斋”。北宋熙宁年,郏《吴门水利书》之后,水利文献不胜枚举,至令尚述就达五十余种,实为古代显学,其中,郑元庆的古代水利科全书《行水》,卷帙浩繁,代表吴水利研究的术高度,而凌介禧的港水利专著《东水利略》,形成了清道光年港治理过程,身体力行,关注民生,堪称经世致用的楷港水利文献不具有实用价值,而且体现了古人不屈不挠,求索真知崇高精神.是前人留给后世的宝贵文化遗产。

  第一节  吴兴文人、学者研究港水利

     湖州地处太湖上游,地势低洼,湖荡密布,东西苕溪水汇聚于此,经港入太湖,宋嘉泰《吴志》说:“府以湖名,近五湖也,溪合四水也,众水群凑,而太湖虚受,坎流而不盈,习险而无泛滥,此都所以立”此话说得够明白,湖州之所以成立的前提条件,即是太湖之水不在上游四溢泛滥.《禹贞》记载:“三既入,震泽底定。

是太湖之水经下游地区的江入悔,太流域才能安定.清代湖州学者郑元庆则在《石梓记笺释》说:“三吴之水,利在下流;湖之水,利港。”上游之水由

分泄,顺畅流入太瑚,湖州才能安定。

明代徐献忠《吴兴掌故集》说:“吴当泽上游,其为民政奠于水利,被安定先生在湖学特设水利一斋,以教人。”安定先,胡瑷( 993-1059).北宋著名学者、教育家。北宋历二年( 1042)起,任湖州州学教授年,他所创立的湖学“,定为”太学法“,推广全国,去后,葬于乌程之何山(区道青山坞)。明万历〈湖州府志》记载:“胡瑷,如皋人,读书泰山,宝元,范仲淹荐授校书郎,改苏、湖教授,置经义、治事斋,以明体用之学。东南文学之盛,自暖始”关于胡瑗的记载表明,北宋的”湖设有水利专业,这不仅是胡暖“明体”教学思想的体现,也是当时江南治水的迫切需要。据《宋史》记载,北宋著名水利专家、《吴中水利书〉的作者单锷就是胡瑗的学生。《吴兴掌故集》记载,胡瑗在湖州时期,也有学生以善于治水著称,“当时刘彝遂以水利名以官”。

自晚唐始,江南逐渐成为全国的财赋重地.明代丘浚《大学衍义补》说:“韩愈谓赋出天下,而江南居十九。以今观之,浙东两又居江南十九,而苏、松、常、嘉、湖五府又居两浙十九也。"清代顾祖禹《读史方与纪要》说:“以东南之形势,而能与于下相权衡者,江南而已." 湖州作为五府之一,备受关注,南宋范成大《吴郡志〉说"谚曰:天上天堂,地下苏杭。又曰:苏湖熟,天下足。”湖州的经济地位由此可见,但是,要江南地区,农业是社会生产的基础,深受自然条件影响,水利则是农业生产的保障,尤其在吴兴漤港地区,治水与治田息息相关,因此,吴兴地方文人、学者向来关心吴兴水利,研究漤港水利,以治水为己任,历代治水奏议、条陈、专著不胜枚举。

据《宋书》记载,南朝刘宋元年间,吴兴地方绅士姚峤关心水利,曾提出开挖人工河道的建议,由扬州刺史王溶上奏:“州民姚峤比通便宜,以为二吴,晋陵、义兴四郡,同注太湖,而松江沪渎壅晴不利,故处处涌溢,浸渍成灾,欲从武康宁溪开漕谷湖直出海口,一百余里,穿渠含必无阂滞。”一千五百多年前的此项建议,实为苕溪南排工程之先声,至明清时代,吴兴地方文人、学者不仅研究溇港.著书立说,而且直接参与水利勘察和治水工程。清道光三年湖州大水,凌介禧撰写《东南水利略》,并参与溇港勘察和溇港疏浸、横地重修。清光绪年间,徐有珂提出《重浚三十六港议》,受命负责溇港岁修,以举人身份管理港水利。

明末在吴兴出现的著农学书《沈氏农书》中也记载水利:“湖州水乡,每多水患而瀹没无收,止万历十六年,三十六年,崇祯十三年,周甲之为不过三次耳。”书中还阐述了圩田堤岸、预防水患。至于湖州的历代地方忐,无论是湖州府志,还是乌程、归安县志,无不在形胜、山、水诸章节之外,另辟水利章,叙述吴兴水利概况,分析利害,摘引水利论述,并且详细记载历代水利事迹,甚至全文辑录奏疏、条陈,大量珍贵的历史文献得以保存。水利在地方志中所占篇幅非常突出,其重要性显而易见。

清乾隆《鸟程县志》卷十二《水利》收录的《童国泰水利条议》说:“湖郡太湖上流,天目山万山环聚于西南,每遇淫雨连绵,万山之水倾倒注湖,俄顷泛滥,全凭三万六千顷之太湖,能蓄能滥,譬请人身,湖郡咽喉也,太湖肠胃也,入湖诸淡雍阻既多,如咽喉抑塞不通,则肠胃四四肢均受其害。”此说源于北宋单锷《吴中水利书》:“五堰其首,宜

兴荆溪咽喉,百渎其心,震泽其腹,旁通震泽众渎,其络脉众窍,吴江其足也。”而且,明代徐献忠也在《吴兴掌故集》中有所发挥:“碧很捌咽喉也,运河及分漶支港肠胃也,沿湖诸溇渎尾间也。”立伦精当,形象生动。童国泰不过是清代康熙年间乌程县“耆民”、绅士“条议”犹如今日的“两会提案”,有幸载于地方志,后人可从中获悉当时的沦水情形。

   太湖流域治水.历来分为两个方面。一是下游地区疏通江苏境内的“三江”系统,二是上游地区疏浚搂渎。孰轻孰重,历史上常有争议,就疏通“三江”而言,也有疏通旧河道和新开河道之争。但治水的重耍性,自宋代之后,朝野逐渐形成共识。明代沈几在《东南水利议》中说:“东南民命,悬于水利,水利要害,制于江江。”清代钱泳在〈履园丛话〉卷四《水学》中说:“上流不浚,无以开其源;下流不浚,无以导其归。”上游与下游必须共冶,不可偏废。清道光五年,凌介禧在写给江苏巡抚陶澍的信中说:“今之苏、松、杭、湖同其利弊,地分两省而源流其贯,水利洵宜合办也,否则,介禧于杭、湖情托枋里,彼苏、松数郡殊非己事。”凌介禧在信中华直言之,急切的心情表露无余。

    《永乐大典》一千二百八十卷《湖州府六》记载,湖州“沿湖之陧多为楼,楼有斗门,制以巨水,甚固,门各有插版,遇旱则闭之,以防溪水之走泻,有东北风也闭之,以防湖水之暴涨,舟行且有所舣,泊官主其事,为利浩博,不详事始,今旧插刻有”元丰“年号,则知其来远奂。后渐堙废,颇尹郡害”。“元丰”是北宋神宗年号,自1078年1085年。漤港兼有蓄水. 泄水两大功能,管理与疏浚同等重要.明代永乐年间发现的旧闸板表明,吴兴漤港设置闸门,并有官员管理,至迟在北宋元丰年间就形成了制度。

    南宋时,寓居湖州的地理学者程大昌,曾撰《修湖搂记》,记戴南宋绍兴二年知州事王回在吴兴修楼置闸,“桥闸覆柱皆易以石,其闸钥付近漤多田之家”。应该说,湖州漤港的疏浚和维护,在宋代已经成为水利重点,但楼港水利对周边地区的意义,尚未引起足够重视,后来经过反复争论,直到清代才引起广泛重视。清同治《湖州府志》引用钱福《重筑湖堤记》记载,明弘治年间,工部侍郎徐贯曾主持修浚漤港,并修筑七十里石塘,不久又荒废了。    

    在五代吴越国时期,杭、嘉、湖、苏、松地区的水利,曾作为一个整体治理,但自北宋开始,直至明代,基本以疏通下游为重点。据明代禁升、王鏊《震泽编》卷四《水利》记载,当时曾总结出“冶田之法"、“分支脉法”、“开于塞之法”、“疏远流之法”“障来导往之浊”等基本方法。《明史》卷一百四十九《夏原吉传》记载明代治水事迹:

“永乐元年,命原吉治之。寻命恃郎李文郁为之副,复使命都御史俞士吉贵水利书赐之原吉请楠禹三江入海故迹,浚吴淞下流,上接太湖,而度地为闸,以时蓄泄。从之。役十余万人。原吉市衣徒步,日夜经画。盛暑不张盖,曰:‘民劳,吾何忍独适。‘事竣,还京师,言水虽由故道入海,而支流未尽疏泄,非经久计.明年正月,原吉复行,浚白茆塘、刘家河、大黄浦。大理少卿袁复为之副。已,复命陕西参政宋性佐之。九月工毕,水泄,苏、松农田大利。三年还。”    

自夏原吉治水之后,太湖下游除维持尚未淤塞的入海河道外,另外开通了黄浦,即今日的黄浦江,治理太湖水利形成定局,后来基本延续不变,以治理下游为主。但是,太湖流域的水利不可能一劳永逸,每隔数年就必须疏浚。日本学者川胜守《明代江南水利政策的发展》一文所附《明代江南水利政策年表》统计,自永乐元年(1403)至崇祯元年(1628),有关太湖流域的水利文献,见诸记载的约有八十九种。据明代李乐〈见闻杂记〉记载。明代洪武年至万历年间,由于东南为财赋重地,每有水患,朝廷即派要员往苏、松治水,要员”争言水利”,皆以疏浚吴淞江、白茆河为主。

明代没有认识到溇港水利的重要性,关注焦点不在太湖上游,至使吴兴溇港长年失修。明代伍余福《三吴水利论》之六《论七十二》记载,乌程县三十九和长兴县三十四溇,在明嘉靖年间,淤塞过半,农旧常遭淹没。乾隆《乌程县志》载:“范硕〈水利管见〉说”支河水干涸,沙砾填积”。又载严述曾《水利条议注》说:“入湖之处芦滩雍阻,河道浅,南水不来,北水反上,丞宜开溶以通上流。”至清代,湖州的水患更加严重。康熙年间,御史沈恺曾(湖州归安县人)上奏《请疏太湖疏》,要求开浚溇港,并著〈东南水利议〉。地方绅士童国泰上奏《水利条议》,也要求开浚港。

经诸多官员和地方绅士呼吁,吴兴港疏浚得以实施。《大清会典事例》卷九百二十九〈水利〉记载,康熙四十七年( 1780 ),疏浚杭、嘉、湖三府淤浅港,建闸六十四座,乾隆五年(1740),修浚湖州府分流各支河,并将钮家桥等地段附郭壕堑逐段开通。“以资蓄渴,灌溉民田”。乾隆二十八年,又开浚湖州府港。道光三年,杭、嘉、湖大水之后,疏浚港的呼声再次高涨,引起朝野重视。官方选派王凤生查太湖上游水利,完成了详细的勘查报告,即《浙西水利备考》。吴兴地方学者凌介禧也参加此次水利勘查,并形成了他的水利专著《东南水利略》。道光五年,全面疏浚乌程、长兴、归安等十二州县的河道,并修筑了乌程、长兴两县怕塘闸桥坝。潢港的功能,从此得到明确肯定。《大清会典事例》说:“浙西水利,在淅东则有海塘,在浙西则海塘而外又有楼港。湖州府属乌程县境有三十六楼,长兴县境有三十四漤,”楼港与海塘相提并论。

清光绪〈鸟程县志》卷二十六《水利》,这样强调疏浚湖州楼港对周边地区的影响:“他邑之水入境,先聚县南碧浪潮,而后散于县北大钱、小梅二港及三十六楼,以泻入太湖。其分入县东运河以达浔溪者,亦仍由楼港以泻太湖音也,入湖则由江而出海矣,长兴虽与鸟程同太湖,但长兴止泻近境山涧之水,乌程则泻远境杭、嘉二郡祟峦巨壑之水,其奔驰掀翻不可同日而语,治之之法惟岁瞎三十六楼,楼卑无淤阻,则碧很湖亦不致久停而涨塞,鸟程利则五邑利,并杭,嘉二郡亦利矣。”值得注意的是,此处提出”岁港“,认为楼港治理,应该每年疏浚。

凌介禧《东南水利略》在分析湖州之水源流、列举历代冶水事迹后说:“湖郡之水,利在搂港者,为人太湖之尾闾,而所以达各,若北塘之贯其端,东运塘之障其流,首蓄碧浪湖,分溲各河道,通塞均关利害。”他认为吴兴j港是一个体系,纵溇横塘,皆事关重大,因而他在《水利宜有专治之人》中提出设专官治水,也就是说,吴兴溇港治理,应该有一个类似于今日水利局的机构。早在五代吴越国时,太湖流域曾设水营田司主管农田水利。宋代因重视漕运,转运使代替都水营田司。元代开始,在吴兴溇港地区的大钱湖口设湖口寨,并派兵防守。明代延续元代制度,在大钱设巡检司。明成化年间,还曾设“劝农通判“官职,协同县承专管水利,但是,据清代金友理〈太湖备考〉卷三水利记载,明嘉靖年间,废除了 "劝农通判”官职,清代继续在大钱设巡检司管理溇港,乾隆初年,巡检司移驻新浦,后曾移驻陈港清同治年间,江南成为太平天国活动范围,港管理荒废。《湖州府志》记载,战乱结束后,浙江巡抚杨昌浚上奏,要求将巡检司移驻大钱迤东二十七适中之地,并将县丞衙署移驻大钱迤西适中之地,专门管理“闸口启闭”。

但是,由于潢港年久失修,浚修工程繁重,地方政府筹措经费出现困难,光绪〈鸟程县志》记载,吴兴乡绅吴云和徐有珂分别提出了《重浚三十六楼议》,这一提案不仅措施具体,而且对地方政府历年的疏浚进行检讨。其中提到地方政府既害怕水患“病民”又害怕筹措疏浚经费“病民”,最后因经费不足至使楼港管理难以为继,应该确定以地方自筹经费为主,并落实管埋机构。《重浚三十六楼议》提出后,其建议得到重视,地方政府也积极支持,同治十年,以《重浚三十六楼议》为基础,由候补知府史书青执笔起草了《楼港岁修章程》。章程上报后,浙江巡抚杨昌浚认为:“各条均尚妥协,应即督饬经管绅董实力奉行,毋稍懈忽。”

《楼港岁修章程》规定,楼港“疏冶宜轮”,每年“轮开六港”,总计三十六楼,六年为一循环,周而复始。每年开闸、闭闸,由专f]管理人员亲往查验。对每年的疏浚经费也作出了具体规定,确定由候补知县钮福和举人徐有珂专门负责楼港岁修。当时议定,幻楼以西至小梅口归钮福管理,西金楼下胡楼归徐有珂管理,一切“岁修善后事宜”皆由两位乡绅实心经理。两位乡绅还各保举“~勤慎耐苦之人”一名。“帮办司事”。”分任其劳“至此,吴兴楼港冶理进入制度化阶段,历史吴兴文人、学者对楼港的研究,终于在现实中转化为成果。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