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一二五)  

2017-04-16 06:05:41|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郝天护。茅以升PK钱学森

   在阅读《饯学森书信》第l卷时,笔者见到钱学森在1964年3月29日写给郝天护的一封信,反映了钱学淼承认自已错误的勇气。

  那是在1964年1月l9日,一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学院的青年,名叫郝天护,给钱学森去信,指出钱学森新近发表的一篇关于土动力学的论文中,一个方程的推导有误。

  钱学森亲笔给郝天护复信,信中说:

  我很感谢您指出我的错误!也可见,您是很能钻研的一位青年。这使我很高兴。

    科学文章中的错误必须及时阐明,以免后来的工作者误用不正确的东西而耽误事、所以我认为,您应该把您的意见写成一篇几百字的短文,投力学学报(编辑部设科学院力学所)刊登,帮助大家。  您认为怎样?

让我再一次向您道谢 [1]

[1]《钱学森书信》第1卷,第84页,国防工业出版社2007年版。

走近钱学森(一二五)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笔者注意到、钱学森写给郝天护的信中,称呼对方为“您”,而且在“您”字之前空了一格,表示尊重。

  在钱学森来信的鼓励之F,郝天护把自己的见解写成700字的一篇文章,题为《关于土动力学基本方程的一个问题》,经钱学森推荐,发表存1966年3月第9卷1期《力学学报》上。

  钱学森的信,给了郝天护极大的鼓舞,他后来回忆说:“他的炽热回信对我的一生起了极其重要的影响,使我在艰难条件下也坚韧地崇尚科学矢志不移。

   郝天护于195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在1956年曾听过钱学森的报告。后来,由于被指斥为走“白专道路”而遭到“批判”,在20世纪60年代初被“下放”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学院。即使在那样偏远的地方,他仍关注学术动态。他发现了鼎鼎大名的钱学霖论文中的错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给钱学森写了那封信。他没有想到,钱学森向他承认了错误,并推荐他的文章在《力学学报》上发表,

   1978年,郝天护考取清华大学研究生,回到了母校清华,在读研究生期间,他的各门成绩全是优秀。

  如今,郝天护教授是固体力学专家、1987、1989、1990年这3年时间里,他发表的论文数分别位居全国第10第7和第2位,他帝连续9年担任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主要负责人,1995年被选为美国纽约科学院院士。

  在《钱学森书信》第3卷,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一一严昭,笔者喊她“严大姐”。在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家中,笔者曾经两度采访了严昭。严昭是陆定一夫人严慰冰的胞妹,周恩来总理的外事秘书。严昭的父亲严朴,是1925年入党的中共老党员。严昭后来调到科学普及出版社担任编辑。    

  钱学森写信绐严昭,是因为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了《茅以升文集》。钱学森对于《茅以升文集》的编辑工作提出意见。

  茅以升,著名的土木工程学家、桥梁专家、工程教育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工程院院士。茅以升年长钱学森l5岁。所以当钱学森尚在交通大学求学的时候,茅以升就在钱学森的老家杭州主持设计并组织修建了钱塘江公路铁路两用大桥,钱塘江大桥成为中国铁路桥梁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也成为杭州的标志性建筑。  

  钱学森向来敬重茅以升,与茅以升有着很好的友谊。不过他们之间,也曾经有过PK.    

那是1961年6月10日.钱学森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训练》。钱学森依照自己走过的学习之路,认为基础课程与专业课程的性质是不同的,不能把基础课程混在专业课程之中。钱学森强调基础课程的重要性。基础课程主要是理论。钱学森说:"理论工作中主要是靠做习题来练,不做习题是练不出本领来的。”钱学森指出,工科的学生应当先要打好理沧基础,再来学习工程技术。

   茅以升看了钱学森的文章,认为无法苟同。茅以升有着与钱学森不同的治学经历,茅以升作为工程技术专家,认为先掌握了某种技术,再来学习理论.也不见得错。于是,茅以升在1961年6月14日针对钱学森的文章,写了《先掌握技术后学基础理论是错误的吗?——对(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木训练)一文的商榷》。茅以升的文章点了钱学森的名,表示不同的意见。

钱学森与茅以升的争论,原木是很正常的学术之争。钱学森与茅以升之间,并没有因为这一争议而影响彼此的友谊。

1989年l1月12日茅以升逝世之后,钱学森还特地撰文纪念茅以升,称颂茅以升是”我的好老师”:“钱塘江大桥的建成通车证明:在工程技术领域,外国人不能独霸天下了,他们能干的,中国人也能下,茅以升先生是我的妤老师,他为中国人争了气…我感谢茅以升先生给我的爱国主义教育。”

   然而科学普及出版社在出版《茅以升文集》时,虽然收入了茅以升的《先掌握技术后学基础理论是错误的吗?——对《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训练》一文的商榷》,但是删去了文章中提及的钱学森的名字。

   于是钱学森致函严昭,提出意见。钱学森的信全文如下:

严昭同志,:

  昨天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和铁道部科学研究院举办的茅以升同志从事科研、教学、科普工作六十五用年暨九十寿辰的庆祝会上.得到《茅以升文集》一册:回来非常高兴地翻到98页有一篇《先掌握技术后学基础理论是错误的吗?——对(对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训练)一文的商榷》,因为我写过一篇《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训练》,再看下去,确实知道茅老当时(1961年6月14日)说的就是我写的那篇东西。事过快二十五年了,回忆往事,是很有兴趣的。

    但鳊辑工作中有个错误,我那篇东西登在《光明日报》是1961年6月10日.不是6月14日。茅老写评论文章的日子才是6月14日,在我写的东西发表四天之后,这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在《茅以升文集》第二次印刷时,希望能纠正这个差错,我也想,最好能指明茅老评议的东西是我写的,我应负文责,所以这一节文字在一开始就改成“《光明日报》在1961年6月10日登载了钱学森的《科学技术工作的基本训练》一文。。”我想这种文风也是合乎茅老提倡的科技工作者道德规范的。

  可否请酌。

  此致

敬礼!

                       钱学森1986年1月8日

  从《钱学森书信》中的这两封信可以看出,不论是从钱学森对于来自晚辈郝天护的批评,还是来自老一辈茅以升的批评,都能够虚怀若谷。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