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九十三)  

2017-03-08 06:11:04|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失败是成功之母”

  大喜连着大悲。刚刚喝了1059”导弹的庆功酒,紧接着便是一杯难咽的苦酒。

    “1059”导弹的发射成功,表明按照中国导弹的研制工作的步骤,第一步“先仿制”已经完成,由于是仿制,聂荣臻指示,仿制的规模不宜过大,因为苏联援助的都是些老的产品,这方面更新换代的周期很短,船大了不容易掉头。

  紧接着,钱学森领导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开始中国导弹研制工作的第二步和第三步,即在仿制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再自行设计”。

    自行设计的难度远远高于仿制。

    国防部第五研究院自行设计的第一种导弹,就是“东风-2”导弹,亦即DF-2”导弹。

    东风-2号中近程地对地战略导弹,全长20.9米,弹径1.65米,起飞重量298吨,采用一级液体燃料火箭发动机,以过氧化氢、酒精为推进剂,最大射程1300千米,可携带1500千克高爆弹头。

  在苏联专家撤走之后一个月,钱学森就向中央军委递交了研制“东-2”导弹的计划。经过中央军委批准之后,在钱学森的领导下,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完成了“东风-2”导弹的总体设计方案。

  “东风一l”导弹(“1059”导弹)发射成功的鼓舞下,“东风一2导弹加紧了投产进度。

  当时,任新民担任"东风-2”导弹副总设计师,主要负责新型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工作。据任新民回忆,  “东风2"火箭发动机试车多次出现故障的时候,聂荣臻元帅鼓励他:“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即将成功的时刻,希望你注意身体。[1]

   1962年的春节前夕,“东风-2”导弹发动机试车成功。 

  1962年的春节之后,“东风一2”导弹就装上列车,从北京运往酒泉发射场了。

   1962321日,  “东风一2”导弹竖立存酒泉发射场,一切就绪,准备发射。

  这是中国自已设计的第一枚导弹的发射,正在准备写下中国导弹发展史上的新篇章。当时,钱学森在北京指挥总部坐镇。

   在指挥员下达点火命令之后,“东风-2”导弹发出巨大的声响和明亮的火光,向着碧空飞腾。起初,一切正常,现场的工作人员脸上挂着笑容。

  突然,“东风-2”导弹失去控制,调头向北飞去,从高处朝下跌落,坠落在离发射塔600多米处,发生剧烈爆炸,平地升起弥天烟尘!

    *导弹飞离发射台后失稳,8秒失去控制,十几秒发动机着火,飞行了几十秒就坠毁爆炸了,在地上砸了20米深的大坑。”在场的钱学森的学生钱振业这么叙述当时的情景。

  现场的所有人员都目瞪口呆,因为谁都没有经历过这样巨大的事故。

  1979年笔者因编导《向宇宙进军》一片,在北京观看了记录这次“东风2“导弹事故的内部影片。笔者非常佩服那位电影摄影师的镇定:从“东风2”导弹点火开始,他的长焦距镜头就紧紧跟踪“东风2”导弹.随着“东风一2”导弹起飞,他准确地摇起镜头,导弹始终在画面的中心。当导弹突然在高处“拐弯”,他的镜头也跟着向下摇,跟踪导弹的下坠,直至导弹落地爆炸,他的镜头里出现耀眼的火光,然后是漫天的浓烟。整个镜头长达几分钟。。一气呵成,没有中断。

  这个镜头极其珍贵,记录了中国导弹事业的挫折。经第七机械工业部科技处的同意,笔者拷贝了这个镜头带回上海,并用在《向宇宙进军》一片第一集(全片共一个半小时,分三集,每集半小时)里。笔者在剪辑影片时,曾经多次观看

过这个惊心动魄的镜头。只是影片完成双片之后,笔者送北京第七机械工业部审查,钱学森亲自看了影片。看完之后,他的脸色极其严肃,说道:“这个镜头必

[1]2010520日下午,叶永烈在北京航天科技集团公司2410室采访95岁的任新民院士。

须删掉!”他的语气斩钉截铁,不容商量。虽然笔者遵命剪去了这个长长的镜头,但是“东风2”导弹第一次发射失败给笔者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虽说研制火箭、导弹本身就是高风险的工作,当年德国冯·布劳恩在试验时火箭爆炸导致3人当场炸死,不久前苏联元帅涅杰林等100多人当场炸死在导弹发射架下,但是“东风-2”导弹的坠落、爆炸,毕竟给中国刚刚建立的导弹研制队伍以极大的震撼。

    “东风2”导弹的失败,给中国年轻的导弹研制队伍泼了一盆冷水,大家意识到研制导弹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聂荣臻元帅给在北京的钱学森打电活,要钱学森带一个工作组来酒泉基地,分析事故原因。

走近钱学森(九十三)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钱学森急急从北京乘专机赶往酒泉基地。他的内心承受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是,一到现场,钱学森镇定地给大家打气,他深知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整个研制队伍的士气。

   钱学森一派大将风度,他说:“同志们,不就是摔下来一个‘东风-2’吗?今天它掉下来,明天我们将把它射上去,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年,我在美国的时候,写一篇很重要的论文,写成的只有几页,可是我写的底稿,却装满一个柜子。到底失败了多少次,我自己都数不清了,如果失败了就哭鼻子,闹情绪,恐怕就没有后来的成功了。”

   钱学森还说:“科学试验嘛,如果每一次都保证成功,又何必试验呢?那就制造出来直接拿去用好了。我说,我们不要怕失败,失败了,总结经验教训。再重来。经过挫折和失败,会使我们长才干,变得更加聪明。取得成功,对我们是锻炼;遭受失败,同样可队使我们得到锻炼,而这种锻炼则更为重要,更为宝贵。”

  钱学森的讲话重振了导弹研制人员的士气。

  据聂荣臻秘书范济生回忆,聂荣臻元帅曾找钱学森谈心。聂荣臻深知,从表面上看,钱学森非常坦然,但实际上钱学森承受的压力比任何人都大,所以给钱学森以鼓励。

   当时的酒泉基地,天寒地冻,钱学森带领大家在基地附近收集“东风-2“导弹的残骸.碎片。花费两三天时间,这才把大部分残骸、碎片找到。

   ”东风-2”导弹的残骸被拉到导弹总体设计部试验车间。而对残骸,钱学森一脸严肃,仔细分析着“东风-2”导弹失败的原因。

任新民作为副总设计师,与钱学森一起从导弹残骸中分析失败原因,发现毛病之一是发动机燃烧不稳定。经过研究与反复试验,终于攻克这一技术难关。任新民回忆说,当时“东风一2”导弹的发动机,总共试制了5个,其中两个在试验中成功,两个在试验中失败,照理应该继续试验,可是当时急于求成的情绪浓厚,就把第5个发动机装上了“东风2”导弹,造成了发射失败。”[1]

在钱学森的领导下,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的一分院、二分院,三分院以及20基地的领导、技术骨干进行了半个月的专题总结。最后由耿青执笔写出了“东风-2”导弹失败的总结报告。

钱学森从失败中汲取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技术原因。自从发生“东风2”导弹的首战失败,钱学森提出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则:“把一切事故消灭在地面上,不能带着疑点上天!”

钱学森认为,“东风-2”导弹的失嫩,在于上天之前没有在地面上进行充分的试验。必须建设一批导弹的地面测试设备。尽管建设地面测试设备要花费很多资金,但是这样做值得。只有在上天之前做好充分的地面测试.才能保证导

弹上天后万无一失。

钱学森提出的这一原则,后来成了中国火箭、导弹研制的不可动摇的原则,一直沿用至今。

从此,新试制的导弹在发射前必须在地面进行多项大型试验,全部合格之后,才能运往发射场。

也正因为这样,从“东风-2”导弹的事故之后,中国的火箭、导弹发射,几乎没有再发生类似的重大事故。

钱学森还指出,  “东风一2”导弹在设计中,设计人员是按照苏联导弹照猫画虎,没有消化吃透,更没有掌握总体设计规律性。从此,钱学森认为必须加强对于设计规律性的认识,并专门设立了总体设计部。这个总体设计部负责对各系统的技术难题进行技术协调,统筹规划,总体设计。钱学森总结出一句非常深刻的话  “不求单项技术的先进性,只求总体设计的合理性。”

钱学森的学生深有体会地说:“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由老干部、工人、科技专

[1]20105月份20日下午,叶永烈在北京航天科技集团公司2410室采访95岁的任新民院士。

家和刚毕业的大学生等组成,干部不懂技术,科研人员不懂管理,大家焦头烂额,有了总体设计部之后,航天工程的系统实践就井然有序了。

  钱学森还建立了导弹型号设计师制度。1960817日,钱学森任命李同力为544”舰对舰导弹总设计师。19625月,钱学森任命林爽为“东风-2“地对地导弹总设计师,钱文极为“红旗-1”地对空导弹总设计师。吕琳为“544”海防导弹总设计师。总设计师负责导弹的总体设计。此外,还建立了主任设计师、主管设计师制度,分别负责导弹的分系统和单机设计。这一系列制度的建立,使导弹设计走上正规、有序的道路。

  钱学森善于总结经验教训,一次失败,为后来的一次次成功奠定了基础,从这个意义上讲,确实“失败为成功之母”。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