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六十五)  

2017-02-08 07:28:16|  分类: 走进周恩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叶剑英的宴请与周恩来的看重

中国导弹事业的穿针引线人,确非陈赓大将莫属。在安排钱学森在北京作了多场导弹讲座之后,1956年2月4日[1],陈赓又陪同钱学森夫妇到北京西海之滨的叶剑英元帅家中做客。叶剑英当时担任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特设家宴款待钱学森。这次见面,话题依然是导弹。

关于钱学森来到叶剑英元帅家,当时的一个小女孩——叶剑英的干女儿戴晴(即傅小庆),后来在《我的义父——叶剑英》一文中,寥寥数语道及钱学森的来访,倒是颇有意思:

我对导弹的最初的认识就来自他的亲口诠释。一天,那时我刚读初中,他请才从美国归来的钱学森夫妇吃饭。客人未到之前,他极为高兴地以几个孩子为对象,讲这马上来的人有多么了不起,是“研究一种能追着飞机飞的炸弹的”。要不是凌子(引者注:指叶剑英二女儿叶向真)的坚决抵制,他恐怕会把家中所有的孩子都送进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钱学森所说的这种“能追着飞机飞的炸弹”引起叶剑英的极大兴趣,以致1960年戴晴中学毕业之后,被保送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学习。

叶剑英元帅是一员儒将,问得很仔细,问及研制导弹需要的人力和物力,需要设置怎样的研究机构,制订怎样的计划。钱学森一一作了回答。

听了钱学森的周详的研制导弹的构思,仿佛勾勒出中国导弹的发展蓝图,陈赓认为应当抓紧时机向周恩来总理汇报。

陈赓此人,是一个“工作狂”,做什么事都全身心投入。当年,在筹办“哈军工”的时候,他为了从各地调集几位重量级的教授,需要周恩来总理批准,他来到中南海西花厅,周恩来总理正忙,在接待一大批客人。陈赓在外面耐心等待,终于等到周恩来出来上厕所,就上前截住周恩来,要周恩来

[1]这一日期通常被说成是“1956年2月初的一个周末”,笔者查阅万年历,“1956年2月初的一个周末”应是1956年2月4日。

当场在他的报告上签字,然后高高兴兴走了。

像陈赓这样敢于在门外截周恩来签字的,数遍中国人民解放军将领,没有第二人。这是因为陈赓早在黄埔军校学习时,就深得周恩来看重。后来,陈赓曾经担任周恩来的警卫副官。1925年夏,周恩来与邓颖超经组织同意准备结婚。当时,周恩来在广州,邓颖超乘坐轮船从天津来广州,周恩来事忙,不能亲自到码头接邓颖超,就派陈赓手持邓颖超照片去码头迎接……

正因为陈赓跟周恩来的关系这么“铁”,而且他又熟知周恩来的行踪,这时他听了钱学森关于发展中国导弹的种种设想之后说:钱先生的设想很好,我们赶紧到三座门请周恩来拍板!

三座门,是坐落在北京景山西侧大高玄殿外的三座牌坊,北京人习惯于把牌楼叫作“门”,所以那里也就叫三座门。当年那里是中央军委大院所在地,所以三座门也就成了中央军委的代称。那时候,中南海、紫光阁(国务院)和三座门(中央军委)在周末常有舞会。陈赓知道周恩来总理在忙碌了一星期之后,往往在周末到三座门去跳舞。于是,陈赓跟叶剑英、钱学森乘坐一辆轿车,直奔三座门。

陈赓到底是中央特科出身,果真在那里找到了周恩来总理。

如同钱学森后来所回忆的那样:

有一次叶帅在家请我们吃饭,我爱人也去了,陈赓也在。吃完饭,大概是星期六晚上,他们说找总理去,总理就在三座门跳舞。我们跑到那儿,等一场舞下来,总理走过来,叶帅、陈赓他们与总理谈话。后来大概就谈定了,总理交给我一个任务,叫我写个意见——怎么组织一个研究机构?后来我写了一个意见,又在西花厅开了一次会,决定搞导弹了。那天开完会,在总理那儿吃了一顿午饭,桌上有蒸鸡蛋,碗放在总理那边,总理还特意盛了一勺给我。

我们体会,中国在那样一个工业、技术基础都很薄弱的情况下搞“两弹”,没有社会主义制度是不行的,那就是党中央、毛主席一声号令,没二话,我们就干,而直接领导者、组织者就是周恩来总理和聂帅。

钱学森所说的“总理交给我一个任务,叫我写个意见”,就是1956年2月17日钱学森递交给国务院的《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当时为保密起见,用“国防航空工业”这个词来代表火箭、导弹。钱学森就发展中国的导弹事业,从领导、科研、设计、生产等方面提出了建议。钱学森指出,为了发展“国防航空工业”,需要设置专门的科研机构、试验场以及制造工厂,要培养大批年轻力量,要制订长远的规划。

走近钱学森(六十五)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钱学森在《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中建议:

1.“领导机构应包括科学、工程、军事、政治方面的人员。这个机构设在国防部内”。

2. 作长远及基本研究的单位,“重点放在完全了解一个问题的机理”,“探索新方向”。这种单位“组织上可以在中国科学院系统之内,但同时也归上述机构领导”。如“现在科学院内的力学研究所”,其他研究所中的“高温材料研究、电子学研究、计算机研究等;将来很可能再设空气动力学研究所、自动控制研究所等”。“估计这个方面工作的研究人员,在整个系统完成时有600人,其中副博士水平以上的研究人员120人至150人。”

3. 作设计研究单位,其任务是“生产新型产品,包括试制及试飞阶段在内”。这是一个“很大的复杂的机构,在整个系统完成时应有技术人员6000人,其中博士水平以上的人员500人至600人”。它应该包括:“空气动力学研究所、结构研究所、火箭推进机研究所、冲压推进机研究所、透平式推进机研究所、控制系统研究所、材料研究所、燃料研究所、计算局……”,共12个研究单位。

4. 生产工厂“是航空生产的一系列工厂”,“包括金属及非金属原料工厂,各种零件制造厂,电器制造厂,燃料工厂,最后才是飞机及飞弹制造厂”。[1]

钱学森在《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中分析了当时国内航空工业十分落后的现状以后指出:问题是如何“以最迅速的方法,建立起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三部分:研究、设计和生产”。他建议:

1. 立即在国防部成立航空局,实施全面的规划和领导;

2. 从全国调配力量,组建队伍。《意见书》开列了从1956至1967年,逐年调来各有关专业毕业生人数;

[1]涂元季:《人民科学家钱学森》,第47页,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3. 争取苏联及其他兄弟国家的援助。[1]

《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还开列了一批国内21位导弹高级专家名单,其中包括任新民、罗沛霖、梁守、庄逢甘、林津、胡海昌等。

钱学森的《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是中国导弹事业的奠基之作。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