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七十)  

2017-02-13 06:50:13|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举办《工程控制论》讲座

在北京中关村,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不远处,就是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高高的大楼。

一身浅灰色的西装,一头浅灰色的头发,78岁的戴汝为院士作为“博导”还在带研究生,还在忙碌地工作。他用充满感情的语调,向笔者叙述他的恩师钱学森——钱学森从美国回来之后,所带的第一个研究生就是他。[1]

戴汝为院士说自己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一是就读于名校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二是毕业之后成为名师钱学森的研究生。这名校、名师加上他自己的努力,使他走上成功之路。

戴汝为是云南昆明人。抗日战争时期,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南迁至昆明,组成西南联合大学,简称“西南联大”。戴汝为有幸就读于西南联大附属小学、西南联大附属中学,受到很好的教育。1951年戴汝为高中毕业,无论如何要报考清华大学,与4位同学一起“上京赴考”。那时

[1]2010年5月17日下午,叶永烈在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采访戴汝为院士。

候交通艰难,他带着铺盖,花了22天时间才从昆明到了北京。到了北京之后,无处落脚。天无绝人之路,正巧那时候北京市政府收押妓女,前门那一带的房子空着,他们就住了进去。然后去考试,5人居然全部考上北京大学或者清华大学。这也表明西南联大附属中学的教育质量很好。戴汝为考上清华大学,由于学的是理科,在1952年院系调整时,被调往北京大学。

走近钱学森(七十)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1955年,戴汝为从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毕业之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室,室主任是钱伟长。真是天赐良机,钱学森正在这时候回来,筹建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戴汝为被“分配”到钱学森门下,成为钱学森的研究生。戴汝为知道钱学森是国际闻名的科学家,能够在钱学森的指导下从事研究工作,非常兴奋。

戴汝为记得,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第一次开全所大会时,不过10个人而已。当时,钱学森不过40多岁,正是年富力强,工作相当忙碌。

钱学森开始举办工程控制论讲座,每周讲一次。对于戴汝为来说,这是从未接触过的课题。戴汝为与另外一位研究生何善一起负责整理钱学森的讲课笔记。钱学森拿出一本从美国带回来的他写的英文版《工程控制论》,作为教科书。何善1949年入北京大学数学系,英文较好,而戴汝为在北京大学当时学的是俄语,只在中学时学过英语,这时就下苦功夫学英语。

当时借用中国科学院化学研究所的大厅举行讲座,听课者200多人,主要来自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以及中国科学院。在诸多听课者之中,最特殊也最感人的是天津大学的年轻教师周恒,他居然每周从天津赶来听课,一直坚持到最后一堂课。那时候,北京与天津之间的交通并不方便,能够使周恒不顾劳累往返于京津之间,这表明钱学森的讲课具有何等的魅力。如今,周恒成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戴汝为说,钱学森备课非常充分,讲课只拿着一支粉笔,不带书,讲课层次分明,语言流畅。钱学森的粉笔字写得也非常清晰、规范。戴汝为说,听过钱学森的课的人都发现这位新来的所长确实有独到之处。北京大学的青年教师和同学说从来没有听过讲得那么好的课,这位科学家真不简单。钱学森讲课的时候,能够引人入胜,从具体的讲起,又概括,又提高。

戴汝为把听课笔记整理好之后,交给钱学森。钱学森会很仔细进行修改,用红笔标记出不合适的地方,然后交给戴汝为刻蜡纸,印成讲义,发给听课者。

戴汝为还与何善一起,花费一年多的时间,把钱学森的英文版《工程控制论》译成中文。经过钱学森校阅之后,于1958年出版。戴汝为说,当时钱学森从美国带回来的英文版《工程控制论》只有2本。那时候没有复印机,为了便于翻译,只得把其中的一本拆成一页页。戴汝为向笔者出示了钱学森著《工程控制论》的英文版、俄文版和中文版。当年除了钱学森自己保存一本英文版《工程控制论》之外,另外一本已经被拆掉,那么戴汝为手中的英文原版书是怎么来的呢?戴汝为说,那是他跟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教授王飞跃(FeiYue-Wang)谈起钱学森的名著《工程控制论》,王飞跃对钱学森深为敬佩。2004年2月,王飞跃教授从美国来北京,跟戴汝为见面时,送给戴汝为一件珍贵的礼物,那就是钱学森著英文版《工程控制论》。原来王飞跃从美国的旧书网搜索,居然发现有5本钱学森著英文版《工程控制论》在那里拍卖,就悉数买下。在钱学森著英文版《工程控制论》出版50年之后,美国朋友为戴汝为送来1954年的原版书,作为钱学森的学生及《工程控制论》中文版译者,戴汝为深感欣慰。

戴汝为说,维纳的《控制论》出版之后,被苏联科学家斥为“伪科学”。解放初,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受苏联影响很大,中共中央宣传部有一班人甚至专门写文章“批判”维纳的《控制论》。但是由于苏联方面重视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苏联A.A.费尔包姆教授主持翻译了《工程控制论》俄文版,并在1956年3月邀请钱学森访问苏联,中共中央宣传部那班“批判”维纳的人,对钱学森的《工程控制论》也就没有说三道四。

戴汝为注意到,钱学森在作《工程控制论》讲座时没有一句英语。钱学森在美国生活了20年,当时刚回国,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工程控制论是一门新的科学,很多科学名词还没有相应的中译名。钱学森在作讲座前,花费了很多精力把一些英语的科学专用名词译成中文,然后在讲座时第一次提到这一名词时,在黑板上写明英文原文以及相应的中译名。

戴汝为说,钱学森多次问别人某一个英文在汉语中究竟是什么意思。

钱学森在确定这些中文名时,总是反复琢磨,从好几个中译名中挑选最为妥切的。比如,laser这个术语是由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 的第一个字母组成,有人意译为“激射光辐射放大”“光量子放大”“受激发射光”,显得冗长。也有人把laser音译为“莱塞”,令人不知所云。而钱学森译为“激光”,又简短又鲜明,很快就被大家所接受,一直沿用至今。再比如说“random”这个词,有各种不同译名,钱学森最后选定了“随机”,也被普遍认可。

戴汝为说,当时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没有党组书记,党的负责人就是去罗湖桥迎接钱学森的朱兆祥先生。朱兆祥曾经说起一个故事:当钱学森出现在罗湖桥头时,记者们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香港记者用英语问了一个问题,钱学森就说:“我想每个中国人都应该讲中国话。”那位香港记者解释说,他只会讲广东话和英语。钱学森说:“我想普通话在中国用得很普遍,而你是中国人,应该学会讲普通话!”钱学森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正因为这样,钱学森回国之后,在讲坛、在研究所,很注意只讲汉语,不讲英语。

《工程控制论》按计划讲十次,讲到第九次之后,钱学森因工作太忙,没有讲最后一课。

《工程控制论》中译本中的另一位译者何善很不幸,在“反右派斗争”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虽然何善蒙受了政治灾难,但是他仍在复杂系统理论和控制理论研究方面作出很大贡献,后来成为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任及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还以他名字设立了“何善”科学基金。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