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2017-01-25 18:19:16|  分类: 曹国民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旅途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曹国民

 

说真的,知青朋友中上山下乡当老师的人不少,但像我当初在升山公社湖东耕读小学这般困境下任教的肯定不多。这是曾经给过我磨练、温暖、荣誉的地方,是我最难忘的一段青春记忆。时间虽然短暂,但赤脚老师的一幕幕经历,常常在我脑海中闪现,无法抹掉。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这恐怕是最原始、最简陋的微型袖珍小学吧!一所无校门、无操场、无办公室的“耕读小学”学堂,说搬就搬,说走就走的游击流动式乡村学校。生源来自湖东金家兜500米步行交通圈内几个自然村的农家子弟,三个年级三个班,18名学生同在一间教室。虽然时隔40多年了,我仍然清晰地记得每一位学生音容笑貌、特长爱好和他们的姓名:黄玲娣、罗莉琴、黄根泉、陈亚萍、邢进娣、陈美娟、黄佩英、邢仲英、黄锦群、罗根生……教室借用金家兜港西村农户陈洛德家的门厅堂屋。堂屋不大,有时还得占用门外的廊檐屋。上午上课,下午自修、做作业。一放学就得马上把课桌椅靠墙叠起,腾出通道,以方便房东家主人行走。因座位空间窄小,一次上课,学生走动无意触碰到隑在墙壁的木梯,眼看梯子摇摇晃晃要倒下砸向后排学生的瞬间,我赶忙扔下课本,一个箭步飞奔上前,双手顶住,扶正木梯,从而避免了一场学生伤害事故,当时真把课堂上的孩子们给吓坏了。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想想耕读小学的教学设备,有点寒酸可怜,完全要靠自己动手解决。课桌,用生产队的几只长板桌替代,凳子则以学生自带为主,最后一排的加长座位,是一块破旧农船木跳板用红砖拼搭的;生产队原来发会议通知、分配农产品记账的旧黑板,斑斑驳驳,根本看不清上面写的字迹。我拿来后,到农户家铲上一些锅底灰,掺入胶水调和,用棉纱涂抹涂黑,成了课堂黑板;教鞭,在桑园地里砍上几根笔直“挺括”点的桑树梗,刀削剥皮制作而成;学生的课本,则要等到开学后,凭大队介绍信进城去新华书店联系,问问有没有库存多余,或是兄弟学校订购剩下的,跑上好几趟,一本本陆续添置,才总算按年级学生人数买到凑齐。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课程安排,倘若按照现在教学大纲程序来上课,还真有点难以招架啊!每逢收种管养、种田养蚕季节,要放上一周至十天的农忙假,学生在家要照管各自家中的猪食羊草、晾晒稻谷。我呢,还得回生产队干上几天农活。一次,队里两青年干农活时因争吵斗殴,扭成一团,我上前劝架,伸出一条胳膊,想把他们中间隔开,分别拉在一边。谁知那个吃了亏的年轻小伙,不肯罢休,竟把我这条又粗又壮的胳膊当成了对手,死命咬住我右臂上一大块肌肉不松口,疼得我哇哇直喊,扬起左手打了他一嘴巴方才脱身,至今我的右臂上好像仍可看到几个隐隐约约发白的齿印。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耕读小学主要是教育学生读书明理,做人成才,课程安排要向公社革委会教育办汇报备案。每天上课,先布置一、二年级的学生做课堂作业,教好三年级的语文新课后,让学生复习;再分别上二年级、一年级的语文、算术课程,并要求在课堂上完成当日作业,基本上不布置回家作业。每天就凭着这样的“速成”教育法,周而复始,轮番操作,倒也比较顺趟。课堂上,学生相互之间虽然有点干扰影响,囿于条件简陋,环境所限,也只能这样将就。而且,教学课时比城里小学同年级少了许多,要靠加班加点“满堂灌”才能勉强完成进度。好在这些农家子弟十分珍惜求学机会,刻苦用功,学业一般都能跟上。我每天忙于多课目老师的角色,奔波操劳,望着学生一天天成长进步,我心里感到小有成就,倒也不觉得苦与累。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为丰富耕读小学的学习生活,我还因地制宜,因陋就简,采取“简约教育法”,培养农村孩子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把三个年级的文娱、体育、劳动和美工课合在一起上大课。春季踏青郊游集体登道场山,文体活动“全校”总动员。记得在一次集中排练“北京的金山上”歌舞节目时,没有指导老师,只得土法上马,按照宣传画上人物的造型动作,合理想象,比划效仿,分段排练。演出的民族服装衣帽,就地取材,自己动手制作,让学生拿了几块窗帘花布,披在身上,用回形针夹住,上面再剪了彩纸花纹图案粘上,点缀美化,而脚上则统一穿上半统黑套鞋,当作舞蹈靴子。经过几个课时的突击排练,尽管动作尚有点生涩,但一到台上随着乐曲声连贯起来表演,整个节目还有点像模像样的。一次模拟演出走台,当我在指挥学生们排队时,村里几个顽皮小青年趁我不注意,偷偷在我的半统套鞋里放进了好几条喂鸭的小蚯蚓,结果我穿上后,几经踩踏,鞋内黏黏糊糊,差点滑倒。当然,这仅仅是农村青年开玩笑恶作剧的一个“小插曲”,当时我觉得既好笑又有点恼。

当初乳臭未干,嘴上没毛,还是一副中学生模样的我,在金家兜村里“学问”还算比较高,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推上了“三尺讲台”,当起了耕读小学赤脚老师。田间村头,穿梭着我与学生们不停歇的奔忙脚步……

在我担任赤脚老师一个多学期后,经公社教育办领导的多方联系协调,金家兜耕读小学的学生有幸被并入红航战校小学部插班继续上学,我也被时任学校党支部书记陈正、校长章人俊、教导主任沈新娥特聘为“戴帽子”初中的语文兼体育老师。当时,我还是一个不知忧愁为何物的毛头小伙子,精力充沛,体格健壮,经常主动帮助因病因事请假的老师代课,“客串”别的班级数学、语文、英语等课程的任课老师,没过多久,就和全校600多名师生打成了一片。还与班主任彭智培老师一起,负责带领初一(1)班50名学生,到钱山漾解放军驻湖部队农场学军,体验部队生活。该校学生主要来自湖州航运公司的船民子弟,以及毗邻升山公社王家田、陆家坝、湖东大队和道场公社乔木山、谢家山大队一带的农民子女,年龄比城里同年级学生偏大、个儿偏高一些,其中年龄最大的学生只比我小了一、二岁。当时校内还有一位英语女教师与我同姓曹,学生们就把全校个儿最高的我称作“小曹老师”。课余打篮球、踢足球,到校门口的长湖申线河中练游泳,摸鱼捉虾、常常疯在一起,乐在一起。197011月,我告别学校师生,告别父老乡亲,参军入伍到海军青岛北海舰队505部队。学校师生经常与我通信保持联系。次年春节期间,我给初一年级几名学生的一封回信,学校专门在校广播站向全校师生进行了宣读,还以这封回信的读后感为题,布置学生写了作文或周记。

凭着在知青时期当过一个多学期不离土不离村最“接地气”的赤脚老师,以及红航战校“戴帽子”初中老师(环城区中心小学的前身)的底蕴,目前我退休后又应邀受聘于吴兴实验中学选修课老师,每周两个课时,如今任教已有三个学期,让我再次体会到一名老师的价值,更加丰富充实了我的后知青生活。

我在耕读小学当赤脚老师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图为作者正在吳兴实验中学选修课上课。)

“最美是相识。”教师,人类知识和人文精神的传播者与创造者,是最有人文思想和人格力量,最有人性味的楷模。我庆幸自己在人生征途上能与这个崇高职业三次结缘。我深知,我的教师生涯是从知青时期当赤脚老师开始的,它让我和一些原本不会有交集的孩子们亲密接触,幸运地相识、相处、相知,让我走进了他们的心田,让他们丰富了我的人生。如今,每每跨进校园大门,站在三尺讲台上授课,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学子们渴望读书、渴求知识清纯期盼的眼神,总会想起40多年前我下乡当赤脚老师的那段难忘经历,我感谢与我同吃同住同劳动农民兄弟的苦心栽培,陪伴着知青一代人跨过青葱岁月中的沟沟坎坎,见证了知青一代人历经痛苦磨练,走出迷茫和困惑的蜕变。当然,我也感谢在广阔天地不辞辛劳,戳力前行,磨练追梦的自己。

 

 

 

【作者  资深媒体人、原吴兴县升山公社湖东大队知青】

 

(湖州知青博物馆《藏品故事集》P241图——245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