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少帅(三十一)  

2016-10-02 06:1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天是19291l0日的晚上,杨宇霆的座车与常荫槐的座车亮着车灯,鱼贯而入.门口卫兵做出手势,指挥车辆直接开入院内,两辆车进入院内,武装卫兵立刻推上了大门,此刻枪已上膛,一切部准备好了。车里的杨宇霆和常荫槐对于将要到来的一切毫无察觉。

帅府内依旧很安静,虽然已是夜晚,但灯火辉煌的帅府和星光灿烂的天空倒令人很惬意。谁都不知道这里会发生什么。

帅府的老虎厅,是帅府内经常聚会畅谈的地方,厅内的老虎标本栩栩如生。杨宇霆与常荫槐交谈着走进老虎厅,那低低的笑声和窃窃私语,一看就知道晚上他们一定又是在一起吃的饭,二人在厅内就座,还在酒里醉里地攀谈着。

卫士室将房门打开,高纪毅提枪领头出门,身后是谭海及六名卫士,人人拎着手枪,外间传来的啃杂脚步声,引得杨字霆和常荫槐扭腧看过去,只见高纪毅拎抢带卫士们由厅外一拥而入,二人惊呆了。

杨宇霆费解道:“怎么回事?”

高纪毅严厉地:“奉长官命令:杨宇霆、常荫槐阻挠国家统一,将二位处死,即刻执行。”

话音刚落,二人就被卫士分头揿住,拖到地毯处。随着枪声响起,再也没有了杨宇霆和常荫槐的声音。老虎厅的枪声惊动了张府上下,学良将哆嗦的风至拦进怀里,二人依偎在一起。

少帅(三十一)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次日,天际渐亮,东方透出鱼肚白,一辆辆轿车驶进府内,打开的车门里,分别走出了东北保安委员会的头面人物们:张作相、汤玉麟、张景惠等。这些要员们似乎都感觉到了帅府内有种异于以往的神秘气氛。

四周都是缄默的卫士,秘书人员脸上也找不到丁点儿笑容,他们上前分头领了来人,匆匆走进帅楼。张作相进屋时,里面已经站满了东北要员,人人面呈惊愕之状,谁也不说话。所有人似乎都在等候学良。

张学良面色苍白憔悴,卅现在门口,不等大家发问,他便宣布道:“我把宇霆和荫槐都处决了,”在他向大家解释事件的全部经过时.卫士们将用毛毯包裹的两具遗体搬出室外。整个西厅内死一般寂静。

学良目光灼亮,语气坚定地说道:“我此事如果办得不对,可向东三省父老请罪,但我自认没有办错。”

话音落下,包括学良,所有东北要员的目光都集中看向了张作相,等他表态。一直挂杖沉默的张作相,目光直接看向了学良,深深地叹出一口气道:“办就办了吧,只是要好好办后事,以安二人左右?“

得到了他的认可,所有人都应和地点头,学良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以感恩的眼神,欠身答道:“学良会的,辅帅。谢谢各位前辈的理解,谢谢。“

从张府回来,张作相一脸沉重,客厅里儿子张廷枢和鲍毓麟在坐着等消息,看见张作相走入.二人齐站了起来。听着他们絮黎叨叨地转述着外面的传言,张作相没有做任何回应。

毓麟唏嘘道:“真没想到咱那位讲武堂的同学——”

张作相厉声打断他:“别这么轻佻的口气,叫总司令,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

毓麟一缩脑裟,被老人家的语调吓了一跳。

张作相:“这血淋淋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你们两个聪明的人啊,怎么就不知道‘天下归一’的道理呢?瞎狂妄!那能有个好吗?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别动不动就扯上发小同学的,按了辈分我还是老叔呢,可你们看我是怎么待他的?很简单的道理,军旅之事,以一而成,以二三而败,东北政局怎么能有两个中心呢?意志不能统一,政权又怎能巩固?”

二人这才明白老人的苦心,不再敢造次。杨宇霆、常荫槐一事算是正式落下了帷幕,日子渐渐恢复了平静。

数日之后,学良遇到了新的难题,只是这次有关儿女之情,赵四的父亲、交通部次长赵庆华在报纸上发点声明,表示因为为女儿与人私奔,断绝与女儿的父女关系。报道写道:

我族世祖献公,系属南宋后裔,居官清正,持家整肃,家谱有居豪格言,家祠有规条九例,千余年来,裔孙遵守,未尝破坏,讵料四女绮霞,近为自由平等所惑,竞自私奔,不知去向,查照家祠规条第十九条及第三十二条,应行削除其名。嗣后,因此发生任何事情,概不负责,此启。

看完声明的学良轻轻地将报纸拍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事只能找风至解决了。

张家上下一片忙碌.迎接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学良找到风至,交代道:“今年是咱爸离开的头一个新年,要过好。各位妈妈、各位弟弟妹妹,都得照顾到,一个也别落下”

说话间,他有所指地举起案上的报纸,说道:“十五岁,无家可归了,你帮我处理,她一直在哭,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处理,你看着办吧。”就这样,学良转身向去,‘砰”地带上门。风至早知他要摊牌,却没想到他是如此这般冷酷,紧紧咬首下唇,两行泪从眼眶中流转出、她知道,自己也别无择,温良如风至,也只得忍着难过,办了丰厚的年货差人送到了北陵别墅。

只是二人终究要见面,在学良的授意下,赵四来到了张府。衣着朴素的赵四由女佣领着由后门进入,空中闪烁的烟花.映衬着她那娇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廊转弯处。

她来到了凤至所住的房间。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紧张地站了起来,半天却没人进门。赵四叉慢慢地坐坐下,门外响起女佣的声音“大少奶奶、天津来的赵家四妹,来给少奶奶拜年了。”还未坐稳的赵四腾地又站了起来。

风至缓缓跨进门,正好与赵四四目相对,赵四吓得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大少奶奶,我是天津的赵一获,我来求您,求您能留下我。”

见凤至一言不发,赵四更紧张了,泪眼汪汪地继续说道:“我无处可去,也不想去别处。我不要名分,只想留在汉卿身边,做一名普通的秘书,照料他的起居饮食及健康。让我留在汉卿身边。求你答应我.答应我。”

知道这砦都是学良教的她,凤至笑了:“还真是个孩子,起来,快起来。”

赵四未动,盈满了泪水的眼,等待她的肯定。凤至温柔地说道:“起来吧,赵秘书。你还没说,你这秘书一年得多少工钱,我于凤至能不能给得起。”

赵四感动地连声道谢,扑到凤至身边,抱住她的两腿,放声大哭起来。凤至心里也是难过,尽管红了眼眶,却仍旧优雅地笑着。学良生命中的两个重要的女人,终于在凤至的宽容之下,变成了一家人。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