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少帅(十九)  

2016-09-20 06: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

1924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此次张学良更是被委以重任,兼任着韩麟春和姜登选所在的一军团、郭松龄所在的二军团的前敌司令,开战前晚,郭松龄决定在笫二天凌晨六点由山海关正向开打,但由于三团手中的地图全是清末各省测量局的老地图,地形地物不清,将给储世新先头团的首攻带来难度。无奈之下,郭松龄只得让学良去韩麟春那里讨要地图,以求奇兵制胜。

学良到了韩、姜二人那里,发现他们的地图也是一样的简略,只好作罢。讨图不成,学良转身就要走,却被姜登选一把拽住,拉着他和韩麟春一起喝酒。学良拗不过他们,只得留下。

收到消息,郭松龄勃然大怒,觉得韩麟春和姜登选是为了独占头功,有精细地图却故意不给他,且大战在即,学良又与这二人喝上了酒,他心里别提有多不、小痛快。

由于缺乏精细的地图,第二天第三军出师不利,老储的先头团几乎全团覆没,郭松龄艘打得灰头土脸,一身污迹骂骂咧咧地回到指挥所。学良早已等着他.拿出张地图来献宝似的寻郭松龄道:“我刚从日本顾问那弄来的,是日本参谋本部秘密测绘的,比例尺五万分之一精细地图。你看——”学良指着地图:“这上面的九门口多细致,至少有四个口子。我们事先并不知晓,都有羊肠小道直通关内。我已让人给韩麟春送去,老韩如获至宝,正在调整作战,这样他至少可以增添三路以上的进攻,”

听说学良先把地图给了韩麟春,郭松龄心生不快,抱怨道:“你真有意思,我让你向他们讨图,结果。。”

没等他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原来是姜登选的电话,一罕团利用学良给的地图,从侧翼的黄土岭突破了石门寨,刚刚把九门口给打开了。见被他们抢了头功,郭松龄心里更加不快。

但学良却对此毫无察觉,他的思绪还在刚才姜登选的电话当中,突然一个想法电光火石触地闪出,学良对郭松龄兴奋地说:“茂宸,我突然有一个新想法,既然山海关如此难打,而九门口方向已经突破,我们能不能就此改变一下布置,只留一个旅,同守山海关正面,其余三个旅全都拉到一个军团方向去,集中优势兵,就从它九门口一点突破,你看可好?”

郭松龄彻底恼了,掉头就走,学良以为他是同意了,遂率领三军团往九门口方向急行而去。郭松龄心里想的则是:我老郭什么时候丢过这么大的人?自己在山海关打不开,跑九门口来沾这些王八蛋的光。他越想越憋屈,到了三军团指挥所,见着韩麟春和姜登选,也还是黑着脸,处处找茬.姜登选也不是省油的灯,在晚饭之前二人终于吵了起柬,差点就动了手,学良忙去拉架。

张学良劝架劝得口干舌燥,但没人理睬他,正尴尬着,徐承业把晚饭送来了,学良高兴了,就坡下驴,拉着大家吃饭,拿着饭盒扯开话题:“来来来,吃饭吃饭,哟,逊有肉呢,姜军长啊,还是你一团阔气,还有肉吃。”

姜登选还是不依不饶:“肉算个屁!你这会掏出肝来.人家还是一样赚腥气。”

郭松龄本米已经端起饭盒,闻声砰地将饭摔在桌上,怒道:“我不吃了,行吗?我郭茂宸啃我自己的骨头去,我就不信了,离了你姜某人的云彩,还不下雨呢!”他说着扎上手枪腰带,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任学良在后面怎么叫他都不理。

学良只当他在闹脾气,便没再理会他,没想到郭松龄一气之下,就耍把一军团带回山海关。这可不是闹脾气这么简单了,学良是郭松龄的司令官,无论他与学良关系多好,郭松龄这样违军令.便是犯了军法,罪可致死。收到消息,学良大惊失色,赶紧打电话劝郭松龄将部队带回来不料郭松龄不但一意孤行,更是将电话线都撤了,学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开上车便追了过去。

当学良再见到郭松龄,他已经带着军队走了大半的路程。学良又急又能恼,冲着他劈头盖脸就址一顿吼:“茂宸,你要干什么?你是我的教官啊,你的岁数比我大,你怎么能这么干呢?啊!你说说,怎么能这么干?”

郭松龄知道自己理亏,但他心里是又难过必委屈,眼泪刷地就下来了:“我也不想这么干。你也是见了那二人的嘴脸,我郭松龄屋檐底下,就不愿低这个头,”

看着郭松龄这副样子,学良心里也难过了起来,说话也带了哭腔: “别跟我说你的道理,我是你的学生,我也是你的后辈,比你年轻,我这一路走来都听你的。可是,今天这个事情不同了,我是你的长官,你是我的部下,你郭茂宸认不认,认不认我这个长官?”

郭松龄哭得更凶了:“汉卿,你就别在我心上插刀了,我怎么不认你,我什么时候不认你过?这就不是我俩的事。你这么说,我心里难过,真的很难过。”

此刻学良也是泪流满面,指着掩面哭泣的郭松龄,:“可你想过我吗,我就不难过?换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这么难过。我跟你上课才多大?十八岁不到我就跟你学了,多少疑惑,多少道理,怎么做人,怎么做事,怎么立志,怎么去实现民族梦想,我哪上头不听你的?可今天你干这个事情,我不能佩服你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怎么这个天职到我这儿,你就不小认了呢?”

郭松龄无言了,但还是拒绝带部队回去。学良火了,直言除非他打死自己,不然就必须听他这个长官的话,回去作战。听了学良的话,郭松龄把心一横,呼地站起来说:“汉卿你啥也别说了,我不是去帮他一军团,我是求一死去,我愿意自己死,不为任何人!”

学良最了解他的脾气,见他回心转意,忙激将道:“那好,你茂宸既然决心要死,那好办,你说你给我丢人,你没把山海关打开,你现在又决心一死,那你上战场上去死,你拼命往死里打,要死,你死战场上好不好?”

郭松龄欣然应允,带着一军团回到九门口,一举攻破了直军的防线,切断了直军主力的后路。借着这股劫儿,直军十二个师全被奉军包围,六万多人投降,奉军大获全胜。

奉平打了胜仗,自然也没人再计较郭松龄出走一事,但似乎也没人因为他克敌有功而大做文章。反观军中各个大佬,在作战中虽无建树,倒都趁机大捞了一笔。尤其是张宗昌、李景林等人,战后一下子扩编了五六个军,落得好处无数,

郭松龄愤愤不平,对学良直言奉天军中投机钻营者都是鸡犬升天,而诚实信用者往往是清汤寡水。见学良对他的话心有疑虑,他踌躇片刻,便对学良说出了他一直以来的想法,他希望学良尽快成熟,不只是作为军事首领,更是作为整个东北的政治领导者。

没想到他抱了这样的心思,学良也怔住了,他从未想过要从自己父亲手中夺取权力,更没想过耍做东北的统治者,他正欲回答,郭松龄对他摆摆手,让他自己知道便好,学良只得作罢。

张作霖打了胜仗,喜上眉梢。便计划着乘胜追击,将自己的势力范围再向南扩张。郭松龄得知此事,写了一份言辞激烈的条陈给张作霖,极力反对他向南发展,在言语间指责张作霖此举过于劳民伤财。

张作霖看后十分不快,觉得郭松龄过于挟兵自重,加上他对学良影响太大,觉得此人十分危险.学良恰在这时来找他,张口就是给郭松龄耍官,张作霖便恼了.觉得连儿子都联合外人跟自已讨价还价,毫无商量地拒绝了。学良为此大吵打闹,张作霖气得连茶杯都捧了,学良转头就走。

回到房间,学良听说父亲从天津的窑子里又娶回了一房姨太,更是气得七窍生烟。风至忙替公公解释道:“我听说,是咱爸看着她天生福相,认准了她能旺夫。”

学良还是有些愤愤不平:“他老人家弄个姑娘来,还名正言顺了。怎么我就不行——”学良自觉失言,看了一眼表情黯淡下来的凤至,讪讪的干咳一声,忙转换话题:“打完仗个个都升官发财了,唯独我跟茂宸什么都没有,这不是让人寒心么!”

风至装作不知他在外的风流行迹,但对他的小孩子脾气也有些哭笑不得:“你们这一老一小的,怎么真是什么都得对着来,知道自是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冤家呢。”

学良还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气恼着拉过被子背身躺下。从此之后,父子二人再次有些对立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