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开国领袖画传系列--周恩来(十二)  

2016-07-22 06:1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席中共六大

“六大”开会时,革命正处在转变关头,当时对许多问题是有很热烈的争论的,如对过去的主要错误机会主义、盲动主义的认识等。

----1944334日周恩来在延安中央党校的报告。

   192711月,中共中央召开紧急会议,会议指责南昌起义的前敌委员会执行的是“机会主义的旧政策“,给了周恩来为书记的前委全体成员以”警告“处分。但周恩来的才干已经得到人们的公认,在会上又被增补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务委员。19281月,周恩来任组织局主任,从此担负起处理中共中央日常工作的责任。

   19286187月份11日,在莫斯科召开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周恩来担任主席团委员、大会秘书长和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委员,主持大会的日常工作。会上,周恩来作了组织问题和军事问题的报告并多次发言,27日,周恩来就中国革命的性质、革命形势及党的任务发言,同意中国革命仍然是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革命形势发展是不平稳的,这证明中国革命有“割据”可能,从而强调“对于南中国的几省中,在目前就应该开始割据局面的准备”。在630向大会作组织问题的报告中,周恩来回顾了一年多来的政治环境和党的组织状况,提出今后党的组织任务是在组织上巩固自己的政治影响、发展自己的党组织、建立和发展工农革命的组织、要求地方党对建立红军和乡村苏维埃的工作应予以极大的注意。经大会选举,周恩来当选为中央委员。

开国领袖画传系列--周恩来(十二)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719日举行的六届一中全会上,周恩来又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并任常委秘书长兼中央组织部长,负责党的组织和军事工作。717日至91日,周恩来出席了共产国际六大,并当选为共产国际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10月初,周恩来离开莫斯科回国。

邓颖超:《一次遇险与脱险的经过》(节录)

1928年,我们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当时、由于中国的环境不可能在国内召开,故决定在莫斯科举行。参加党的“六大“代表,将分批出发,经大连、哈尔滨这条路线赴苏。

周恩来同志当选为代表。组织上决定我列席大会。我们是5月初乘日本轮船离开上海的。….组织上安我们坐头等舱,这同我们当时的衣着和条件是不适合的。在船上的两天很少更换衣服,也很少同其他乘客交谈。坐头等舱的人,每餐都到餐厅去吃饭,当时有两个人在就餐时总是注视我们,听他们的口音是天津人,身份是大商人。事后,我们回想可能是当年在天津“五四”运动时认识我们的。

船过青岛时,有短暂的停留,允许乘客上岸活动。我和恩来同志上岸进入市区吃了午饭,接后又买了青岛市的各种报纸带回船上。这样一来,可能引起日方侦探的注意。当轮船刚停靠大连码头,我们正准备上岸时,驻大连日本水上警察厅上来几个人,对我们进行盘问。首先问恩来同志是做什么的?他回答是做古玩生意的(实际我们携带的箱子里一件古玩也没有)。又问你们做生意的为什么买那么多报纸,我们说,在船上没事可以看看。他们又问到哪里去?回答,去吉林,问到东北干什么?答去看舅舅。他们即让恩来同志跟他们去水上警察厅。在那里,他们又详细询问恩来同志出生年月日、学历、职业等,当问到你舅舅姓什么?叫什么?回答他周。叫曼青。问他是干什么的?答:在省政府财政厅任科员。他们问你舅舅姓周,你为什么姓王?恩来同志说:在中国舅舅和叔叔是有区别的,姓氏是不一致的,不像外国人舅舅、叔叔都叫UN-CLE.因此,我舅舅姓周,我姓王。对方又说:我看你不是姓王而是姓周,你不做镦古董生意的.你是当兵的,恩来同志伸出手去说:你看我像当兵的吗?他们仔细端详不像当兵的手,然后开抽屉看卡片,对恩来讲.你就是周恩来。恩来又反问他们,你们有什么根据说我是周恩来呢?我姓王,叫王某某,他们的一系列的盘问.思求同志泰然沉着地一一作了回答。他们为什么怀疑是周恩来,可能与在黄埔军校任职有关,有卡片。

让恩来同志跟他们去时并没有涉及到我,可我总觉得他一人去不好,当时我表示一同去,恩来大怒说:你不要去,你去干什么?这时,他告诉警厅负责人,让他们帮我找旅馆,并把我送到旅馆先住下,于是,我与恩来同志分开了。我住进旅馆,等候思来同志回来。他是O是吉很难预测,当时,我的心情是着急,忧虑不安。如坐针毡,不是度日如年而是分秒如年了,不知如何是好。但我表面上还是沉着、镇定,装着泵然无事的样子,大约两小时后,恩来同志来到我的住处,进来之后,没有说什么话,安然无事的样子。然后,能低声对我说,我们去接头的证件在哪里?要我立即烧毁。我马上找出来到卫生问撕碎投入马桶里。后来,我们还是有说有笑的去楼下餐厅用餐。

恩来同志被审讯完了,他让警察厅为我们代买两张下午去长春(然后再转吉林)的车票,车票拿到手后,按时去火车站,但上车后发现同我们坐对面的乘客是日本人,用中国话同我们攀谈,我们也同他聊天。当时,已识破他是跟踪我们的,我们在长春站下车时他拿出名片给恩来,日本人有交换名片的风俗(我后来才知道的),恩来应立即回片。一般人名片都被在西装小口袋里,实际我们没有名片,恩来装着找的样子,“嗅!我的名片没有装在口袋里,还在箱子里呢!很对不起。”(做要去取的手势)对方说不必,不必了。终于对付过去了。到长春后,似乎没有什么人跟踪我们了。住进旅馆,恩来同志立即换上长袍马褂,把胡子刮掉,又乘火车去吉林,抵达后没敢直接到怕父家去.先住旅馆.然后写了一封信,请旅馆的人送到伯父家,正好三弟一看就认出是恩来的笔迹,不久就来接我们回家了。……我们在伯父家停留两天,我和恩来商定,他先走,到哈尔滨二弟家住,再隔一天,由他三弟陪我赶到哈尔滨会合……

可是,我们在哈尔滨接头的证仲已毁掉,无法同有关的人取得联系。幸运的是“六大”代表分批出发,在我们后面还有一批,其中有李立三同志,因此,我每天到火车站等候李立三同志,一连数日都没有接到,真是有点着急,但还是继续去车站,最后迁是等到了,经过同他的联系,再同哈尔滨外国朋友联系上了、这样,我们才离开哈尔滨去莫斯科参加党的六次大会。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