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共和国领袖故事--刘少奇(十五)  

2016-06-09 05:24: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奉天脱险

19297月的一天,夜幕已经降临,一列黑黝黝的火车缓缓驶入奉天火车站。站台上人声嘈杂,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在拥挤的人流中,有一个个子很高、脸鹿清瘦的旅客匆匆走出了车站。他就是新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刘少奇。

    走在奉天的街头,刘少奇压低了帽檐,稍稍放慢了脚步观察着。街道两边的店铺一片萧条景象,呼啸的警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到处是衣衫槛褛的市民和成群露宿街头的乞丐,更有一些喝得醉醺醺的日本人和官军满嘴脏话,招摇过市。眼前的景象,使刘少奇本已十分沉重的心情又蒙上了一层阴影,深感满洲局势的严峻和肩上担子的沉重。

    刘少奇一到奉天,各项工作千头万绪,他顾不得一路上奔波劳苦,立即着手了解各方面情况,做到心中有数。

    这天,省委负责工运的盂用潜来向刘少奇汇报工作。他告诉少奇同志奉天纱厂准备举行罢工。“噢?”这立刻引起了长期从事工运工作的刘少奇的兴趣。孟用潜紧接着说:“现在由于奉系军阀势力削弱,奉天票不值钱,又是夏末,秋粮还没上市,粮价飞涨,工人们生活非常困难。纱厂党支部和工人积极分子决定举行罢工,要求厂方发银元,不要奉天票。我也认为可以。”说完就以期待的目光看着刘少奇。因为他知道刘少奇对领导罢工有丰富的经验。

共和国领袖故事--刘少奇(十五)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刘少奇一直仔细地听着孟用潜的汇报,不时在屋里踱步,有几次突然停下来,好像想到什么,但并没有打断孟用潜。一直到他讲完,刘少奇思考良久,才缓缓开口道:“你过去搞过罢工没有?”“没有。”孟用潜实话实说。“我有几个问题问你。”刘少奇不慌不忙地说:“现在工人们的情绪怎么样?厂里的情况又能如何?罢工的条件是否成熟?你们准备采取什么方法?具体步骤是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把孟用潜问愣了,一时间一句话也回答不上来了。刘少奇拉他坐下来,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的形势对我们不利,搞罢工一定在周密安排,充分准备,有成功的把握才行,否则不但很危险,而且会挫伤工人们的斗争热情。”孟用潜边听边点头:“我们没考虑那么多。”刘少奇笑了:“那么好吧,下次纱厂开会我同你一道去,好好研究一下。”孟用潜听了这话十分高兴:“那太好了。”

  822下午,天气闷热,刘少奇和孟用潜如约来到离奉天纱厂不远的一片小树林里,等纱厂的同志下班后来开会。下班的汽笛已经响过了,可是工厂的大门仍紧闭着,工人们没有一个出来,却有几个厂警在大门外转来转去。刘少奇立刻警觉地问:“平时也这样吗。”盂用潜摇了摇头。刘少奇想了想说:“我们再等一刻钟。”一刻钟很快过去了,厂门仍紧闭着,没一点动静。刘少奇果断决定:“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不能等了。”他们起身刚要走,厂门突然打开了,一队厂警冲了过来,一边还喊着:“站住,不许动!”刘少奇只说了一声:“分开走!”便顺着小路快步走去,孟用潜则沿着大路跑。但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几个人冲上来,不由分说就将他俩捆了个结实,押进了纱厂的警卫班。

   一进屋,孟用潜的心就一沉,原来他看见纱厂党支部书记常宝玉也被捕绑着押在那儿。两人的眼光刚一对上,常宝玉就低下了头。孟用潜心里明白了几分,可能罢工的事走漏了消息。

    还真是不出盂用潜所料,由于罢工组织工作不够严密,厂方听到了风声,就把常宝玉抓了起来。常宝玉经不住严刑逼问,供出了在小树林开会的事。盂用潜有很多话想问,但厂警看守很严,没有机会,他忍不住看了刘少奇一眼。刘少奇倒是镇定自若,这里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连孟用潜也不知道,更没有人认识他,所以他已想好应付的办法了。

    厂警把他们三人起押进了警卫队部,一个看起来是当头的开始审问他们。他先来到常宝玉跟前问:“你说,你为什么煽动罢工?”常宝玉伸手一指盂用潜:“是他,是他让我干的。奉天票不值钱,日子过不下去,他说要厂方发现洋,至少发八成,不然就罢工。”看到孟用潜正瞪着他,常宝玉才停住不讲了。厂警转过身推了孟用潜一把,喊道:“说,干什么的?”孟用潜随口编了个假名,既不承认认识常宝玉,更不承认组织罢工的事。厂警打了他一顿手板,见没有什么进展,又开始问刘少奇。

刘少奇不慌不忙,操着一口浓重的湖南口音说:“我叫成秉真,从武汉来。家里过不下去了,想来奉天找个工作,人地生疏,工作没找到,却被你们抓来了。”说到最后竟有几分委屈。那人听不懂湖南话,听了那么一大堆早就烦了,“少罗嗦!你是干什么的?“做工的。”刘少奇回答。“做工的?”那人玲笑一声,“把手伸出来!”孟用潜都提到嗓子眼儿,果然就听那人得意地说:“工人?细皮嫩肉的,连个茧子都没有,还敢冒充工人!说赋予底是干什么的?“刘少奇镇定地说:”我是个排字工,不信试试。“一句话就把那人干在那儿了。他翻了翻白眼,突然又问:”你为什么煸动罢工?“”罢工?我不晓得。“刘少奇故作惊讶地说。那人急了,叫厂警打了他一顿手板.边打边问他和常宝玉什么关系。刘少奇一口咬定不认识常宝玉。那人又让他和常宝玉对质,常宝玉确实不认识刘少奇。于是那人又轮番拷问他们三人,打手板、灌凉水,仍一无所获,第二天就把他们押送到奉天警察局商埠三分局。在那里几番审讯,刘少奇都从容应对,敌人只能把他打了一顿,也没有办法,把他们押到高等法院检察处看守所等候开庭。

    看守所犯人很多,看管得也松,刘少奇看准这个机会,让孟用潜争取常宝玉,劝他翻供。可是一连几天,盂用潜无论和他说什么,他就是不吭声,急得孟用潜要命。刘少奇趁着放风的时候告诫孟用潜:“别急,要让他明白,翻供对他也有好处,”当晚,趁大家都睡了,盂用潜捅捅常宝玉说:“敌人手里没证据,你要翻供他们连人证也没了。”这番话终于打动了常宝玉。

    一个星期后,法院开庭了。法官问刘少奇为什么要煽动工潮。刘少奇还是操着一口湖南话从容地回答:“我是来找工作的,不晓得什么罢工。”“那为什么抓你?”法官问。刘少奇一脸冤枉的样子说:“那天我在纱厂门口过,正赶上他们抓人,他们真是乱抓人啊!”“真有此事?”法官有些不信,又问盂用潜。孟用潜一口咬定自己是教书的,跟罢工一点关系也没有。法官再问常宝玉,见他翻了供,急了:“你怎么和原来说的不一样?”常宝玉苦着脸说:“先前是他们逼我那么说的。不那么说他们就打我。”法官又指着盂用潜问:“这

个人你到底认不认识,”“不认识!”常宝玉回答,“是他们逼我说认识。”见问不出州么,法官宣布休庭。

这时满洲省委已得知刘少奇被捕的消息,他们也多方活动,不久,判决书就下来了:“煽动工潮,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取保释放。”

这样,刘少奇这位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就在敌人眼皮底下被放走了。刘少奇的大智大勇既保全了自己,也保护了工作在恶劣环境中的地下党组织。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