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网络新生活

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练

 
 
 

日志

 
 

走近钱学森(八)  

2016-12-12 06:23:08|  分类: 走近钱学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牢狱之灾突然降临

      钱学森的处境越来越险恶。奇耻大辱的一天终于到来。 
  那是1950年9月7日傍晚,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探员们包围了位于洛杉矶帕萨迪纳的钱学森住。移民归化局的稽查朱尔和稽查凯沙摁响了门铃。铃声响过,我学森夫人开门,他们提出要见钱学森先生 
  朱尔后来回忆说: 
  我很清楚那天的情形。钱夫人来开门的时候,手里抱着孩子。我说要见她的丈夫。不久,钱氏走出来。奇怪得很,他一点也没有激动的表情。但是,在他的脸上可以察觉到,他似乎对自己说:“好吧,这事终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钱学森夫人手里抱着的孩子,是出生只有两个月的女儿钱永真。钱学森的儿子钱永刚,只有两岁。 

  走近钱学森(八) - 红火 - 网络新生活

   钱学森一眼就看出,这位移民归化局总稽查朱尔就是半个多月前,当他从华盛顿返回洛杉矶时,地机场向他出示“禁止离境”公文的那个官员。今天又来了,难道还怕我钱学森跑了不成?钱学森还真没猜错。原来钱学森从华盛顿回到家中,一连7天就待在家中没有出门。这让在钱学森住所周围临视钱学森行踪的移民归化局的探员们不放心了:钱学森该不是偷偷“跑”了?要是这样,上司怪罪下来,谁也吃罪不起!偏偏这时又听到传言:有人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看到了钱学森的汽车从美国越过边境向墨西哥驶去-- 钱学森“跑”了!这使临视钱学森行踪的探员们吃惊不小。尽管后来证实此消息完全是空穴来风,却也让移民归化局心存疑虑:这次没“跑”、下一次呢?因此要采取切实行动,确保他不能“跑”。所谓“切实行动”就是把他拘留起来,这样就保险了。

钱学森当然不可能知道,金贝尔给司法部打过电话,以及此后移民归化局禁止他离境、监视其行踪,为保险起见还要把他拘留的前前后后。但看着这两个移民归化局的官员。三个多月来与美国政府这帮家伙打交道的情景顿时浮现眼前;他们先是要求说清在l939年是否是美国共产党帕萨迪纳支部第122教授小组成员,现在又是否仍为美国共产党党员;进而无理吊销“安生许可证”,禁止参加任何涉及美国军事机密的研究工作;又借口以“凡是在美国受过像火箭、原子能及武装设计这一类教育的中国人都不准离开美国,因为他们的才能会被利用来反对在朝鲜的联合国武装部队”而禁止其离境;同时非法查扣托运到中国的行李,认为涉嫌盗取美国“军事机密”,声称:“这个狡猾的中国人的全部活动证明他是毛的间谍。”某些新闻媒体也随之“起哄”:钱学森原来是一名“共产党的高级间谍”,企图携带机密文件离开美国。可是证据呢?一件像样的也拿不出来!难道“对数表”能被硬说成“密码本”?今天他们又来了,还会有什么名堂呢?

  “钱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移民归化局官员的话打断了钱学森的沉思。

    “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在联邦政府的官员面前,钱学森属于弱势群体,辩白、抗议无济于事。

   钱学森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身旁抱着永真的夫人,什么也没拿,跟着移民归化局官员走了。

   关于钱学森被关进什么监狱,流传甚广的“版本”是说被关进“恶魔岛”监狱。“恶魔岛”,Alcatraz Island,直译应为“鹈鹕岛”,是位于旧金山著名景点渔人码头不远处的一座小岛。1859年美军在岛上修筑了碉堡,1907年成为军事监狱,1934年这里修建了联邦监狱,关押过黑手党头目Al Capone等一百多名要犯,直至1963年监狱从这里撤离。如今,这里是金门国家公园,成为观光景点。由于“恶魔岛”监狱名声在外,许多人就产生“合理联想”,钱学森当年一定关押在这里。 
  其实,钱学森被关在洛杉矶以南圣佩德罗湾一个叫特米诺岛(Terminal Island)的移民归化局的拘留所里。特米诺岛,又称“响尾蛇岛”,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岛。岛上原本有一座废弃了的石油探井架,井架附近有几间简易房。后来被联邦调查局看中,扩建为监狱。 
  特米诺岛拘留所“恶魔岛”监狱一样四周是海。选择小岛作为拘留所,是便于与外界隔绝,防止犯人逃跑。特米诺岛拘留所又暗又潮湿又拥挤。牢房里常常充充斥着西班牙语,因为这里关押的大都是墨西哥的越境犯。许多贫穷的墨西哥人想到美国打工,于是偷越美墨边境,被抓住了,就被押往这个离美墨边境不远的拘留所。

  总算还好,考虑到钱学森是著名科学家,移民归化局没有把他跟那些越境犯关押在一程,而是关进一间单人牢房,有单独的卫浴设备,生活条件还可以。

  杜布里奇作为加州理工学院院长曾经多次前往拘留所看望钱学森。他后来回忆说:

    他们把他关在圣佩德罗的一个拘留所,我们在那里看望了他。他有一个小隔间,一个完全舒适的房间。那不是监狱——但那是一个拘留所。他有一个房间,一张桌子,一盏灯,一张床等:但那样的拘留对他——对他的自负和自尊-- 是一个可怕的打击。他想到自己曾经那么充分地致力于这个国家(他的确如此),却得到了这种对待……这最终使他变得非常愤恨。克拉克。密立根( Clark Millikan)和我常常去探望他,并与我们想得到的所有人作了交谈。

    ·金贝尔深感震惊。他说:“你知道我并不是说他该被拘留,那太糟糕了,他并不是共产党人,拘留他是没有理由的。”移民归化局的行动让丹。金贝尔恼火——我觉得金贝尔是非常恼火,对移民归化局将他随口说说的评论如此当真,以及没有用其他方式劝钱(学森)不要走。也许丹。金贝尔认为我应该劝说钱(学森)不要走——我不知道。不管怎幺说,那是一个令人难过的事件。我去那里探访过钱(学森)几次,只是与他交谈.了解他的想法。他们后来让他假释回到了帕萨迪纳,但没有许可,不能离开洛杉矶郡。他的假释由克拉克·密立根监督,后者需要起誓一旦钱(学森)离开该郡就汇报。这是很受羞辱的经历。[1]

  杜布里奇的回忆表明,就连丹·金贝尔都对移民局拘留钱学森表示不满,而且丹。金贝尔明确地说,钱学森“他并不是共产党人”。

  夫人蒋英只是在释放前一天获准前来探望。然而,如钱学森出狱后对一位记者所说:

  我被禁止和任何人交谈,夜里,守卫每15分钟就来亮一次灯,使我没法好好休息,这样的痛苦经历使我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瘦了30磅!

[1]古德斯坦 : 《杜布里奇访谈录》(1981年2月19日),卢昌海译

   钱学森一下子瘦了那么多,还在于遭受了沉重的心理打击。作为一位著名的教授,钱学森蒙受不白的牢狱之灾,心灵遭到的煎熬,远远超过皮肉之苦。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